南柯十三殿《(快穿)不戀愛就黑屋》 .jpg

南柯十三殿《(快穿)不戀愛就黑屋》
喜愛: ❤❤❤+
評價: 5.8
字數: 21萬
[古言][快穿][黑化][虐男主]
晉江文學城。HE,1V1,RPC。明朔、羅浮。

文案
本文又名:《故事結束後我大概會被殺死》、《注孤生之間的戀愛》、《寡婦雀教你分手的一百零八種方式》、《總有人沉迷朕的美貌不可自拔》

由於自身不死的屬性,明朔作為一隻僅活了三百歲的小鳳凰,被迫邁上尋找沉眠於三千世界中的前任幽冥之主。

既然吃著天界的俸祿,就要操著天下的心。這點覺悟明朔還是有的,只有--
「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他醒過來?」
「讓他傷心,傷心到死。」
「太複雜了,能不能說的簡單一點?」
「騙他愛上你再踹了他。夠簡單了嗎?」

明朔:……哇哦,我怕不是會被他打死。冷漠.jpg

【閱讀提示】
1、女主是隻傻鳥,男主不好形容,快穿。
2、本質是甜的,過程大概混玻璃渣。
3、不出意外隔日更,祝君閱讀愉快。

035.gif

我就是按著我的晉江收藏欄逐本補心得的,我也說不清楚為什麼一個極討厭黑化囚禁這種戲碼的人會接連犯賤自找不爽……唔,這篇文的套路像我先前寫的八月盡歡《病態關係[快穿]》,就是病態關係將一切數量化,男主更陰暗更扭曲虐得更慘。而這篇的男主,唔,我對他沒病態關係的男主那麼不爽,大抵是因為他的深情面能蓋過黑化那面,還能引起我一點點的同情和心疼。而後者由於故事設定,情感和理智區分開來,黑化時讓人感覺不到愛,所以我也不愛他,哼。

我會看這篇文完全是因為之前看了三本南柯十三殿的文(雖然我沒怎麼寫過心得…),有兩本我都覺得蠻好看的,一本不過不失。而其中一本是《(快穿)不戀愛就末日》(遲一點補心得唄),因為那本還不錯看,當看到相似的文名就點進去了……但我覺得末日比黑屋好看,原因很簡單,我對黑化囚禁之類的play毫不感興趣,純粹個人的一點偏見。

女主明朔是一隻鳳凰,鳳凰是不死的,即使「死」了還是會涅槃重生。明朔重生前是陵光神君,與男主羅浮有過點糾葛,羅浮的弟弟東岳認為他的沉睡跟陵光神君的死不無關係。如果說這個世界有人能讓羅浮願意清醒過來,那就只有陵光神君。為了喚醒羅浮解決幽冥轉輪台的問題,「不死」的明朔肩負起讓尋找羅浮元神,讓他「傷心到死然後醒過來」的重任。

第一個世界,明朔這隻小朱雀跌在男主暮朗面前,認死理的暮朗一眼就認定這隻雀是他的。但彼時明朔不知道暮朗就是她要找的羅浮,告訴他自己要找一個人,然後離開了他。後來當然就被暮朗抓住了,每個蛇精病男主黑化時總是想將女主囚禁住不讓人看見她的好、讓她眼中只有自己,暮朗也不例外……當歷史巧合地重現了,明朔像暮朗夢裡所見的(當年的陵光)一樣,堅持地要去西邊的戰場,離開了他。暮朗黑化了,拿了條鏈子將這隻雀鎖進籠子裡了。而天真單純的小鳳凰當然是毫無防備地踩進了這個陷阱,以血的教訓明白羅浮就是個神經病,不能掉以輕心。

男主的黑化更多是建基於對女主的求之不得,害怕失去,所以每次他被女主踹掉的時候我都有一點點同情。其實羅浮確實有點可憐,在羅浮的世界裡,他是不會死的,能殺死羅浮的也只有羅浮,而羅浮怎麼會去死?--除非是明朔要他去死。

     暮朗瞧著明朔的背影,夢裡那隻朱色的鳳凰便漸漸與明朔的身影重疊。
     他在蓮萊閤的藏書樓中讀過典籍。神鳥朱雀,是為陵光神君,生於星辰,歸於天際。
     暮朗想,他大概是真的沒有辦法得到這隻鳥。
     每當他以為自己得到了,都不過是自以為。
     他能做的,大概只有和夢裡的「羅浮」一樣,瞧著她漸行漸遠。

     明朔回了頭,她想走回去--
     鮮紅的血順著玉階蔓延了下來,最終停在了明朔腳前的三寸處,半點也未曾染髒她的衣裙。
     明朔怔住了。
     暮朗依靠在金色的籠子上,長長的眼羽合上,容色俊美安詳。他的手裡握著那把朱紅色的短劍,而此刻那柄劍正深深的、深深的插進他的胸膛裡。

     --我害怕你飛遠,害怕你終究會離我而去。
     --我害怕自己終究無法得到你。
     --既然終究會失去,不如停留在仍擁有你的時候。

     你不會再見到我,但我的一生,從遇見你後,便不能無法見到你。

第二個世界槍與玫瑰我沒什麼感覺就不說了(喂)第三個世界的風止大概就是三個世界裡最最可愛的了,他自幼長於東峰,與鶴為友,與劍為伴,劍術天下第一,因為常年獨居於東峰不與外界接觸,保持了一顆純然的赤子之心。這次的男主溫潤、乾淨,偶爾會有點羞窘反差萌相當大。乾淨得完全不像個神經病,也是最討我喜歡的男主-v-

而明朔在這個世界裡是先帝的女兒帝姬溫陽,帝弟衡王繼位恨不得誅之而後快,將其送上西峰觀修行。而風止是西峰觀的師叔祖,這種關係還蠻帶感的哈哈,我喜歡這個故事,萌有之,甜有之,惆悵亦有之。

     明朔瞅著他,突然道:「那如果我要用你的劍,殺你不願意殺的人呢?」
     風止愣了一瞬,似是沒有想到這個問題。他沉吟了一會兒,回答道:「除了西峰觀的弟子,我答應過師父,絕不對觀內弟子出劍,除非他們著實十惡不赦。」
     明朔纏著問:「除了這個難道什麼都行了嗎?」
     風止輕聲道:「對,都行。」
     他瞧著明朔微微笑了起來,將她的手拉過來,握住他的劍柄。劍柄上似乎還殘留著那一劍凜冽的劍氣,風止道:「我的命也可以。」
     他看著明朔,就像個病入膏肓沒得救的傻子。
     明朔伸出手擦過了他臉頰上不小心沾上的一滴血。
     她彎起了眉眼,笑道:「不要你的命,也不要你的劍。」
     「我只要你就好啦。」
     風止定定的瞧著她,耳根紅透了。

--

     他撿起了明朔的長劍,對明朔輕聲道:「我答應給你的東西,總該給你才是。」
     「你不要我的劍,便給你心吧。」
     他握著劍鋒,剜進了自己的胸口。

每個故事都有幾句羅浮的內心讀白能觸動我的心,讓我無法討厭他,像第三個世界裡羅浮的記憶,反問明朔「我看起來是不是像喜歡你喜歡的沒有了腦子?」明朔以為沒有情感,只有記憶的他在嘲諷她。但記憶卻在明朔要殺他的時候躲也不躲,羅浮道:「我看起來是不是像喜歡你喜歡的沒有了腦子?」「是。」

第三個世界之後,羅浮就醒過來,之後就是幽冥篇收尾。當年的羅浮戀慕著陵光神君,但彼時陵光肩上負有整個昆嵛山,要守護的東西太多了,而羅浮的戀慕於她而言更像是少年求而不得的偏執,當不得真。當年的陵光神君,毫不猶豫拋下羅浮赴戰,最終以身殉戰,傷透了羅浮。陵光從未對羅浮動心動情,她的心更冷硬,面對羅浮大概只會低歎一聲不會被打動,但懵懂單純而柔軟的明朔,卻不一樣。在她讓羅浮愛上自己時,她是以真心換真心,所以後來的她越來越心軟,會內疚,會不想看到羅浮傷心,更不想見到他死去。而羅浮愛的到底仍是當年的陵光,還是如今這個與陵光相去甚遠的明朔?

經歷過那麼多東西,答案理所當然是明朔吧。但我自己的話,明朔遠沒有陵光神君的御姐風範,兩者相較我還是比較喜歡陵光呀哈哈~

創作者介紹

相忘回首已成川

一鳴驚人高產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