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篇心得都充滿著囉嗦的碎碎念和劇透,請務必慎入並自行避雷。
※ 評價出於主觀感受,僅作參考。歡迎討論,但請保持理性。
※ 主流為HE、1V1、BG、SC,正劇或輕鬆文。
※ 歡迎推文,但留意小澄不看悲劇及虐文,也請不要推男主非處的文,謝謝。
※ 雙處文標籤SC,按前文後理推測為人品處的則標籤RPC,沒標明即文中沒有提及,無從稽考。
※ 歡迎同好訂閱以及留言,歪樓也完全沒關係。
※ 這麼熱情的好版主真的不約嗎(*¯︶¯*) Follow一下ig唄:_xccheng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經過兩天的沉澱後稍為冷靜下來了(之前那篇太多粗口orz),雖然我一貫不希望在這裡大談政治,但想到自己能有些點擊率,讓更多港人看到的地方只有這裡,就希望說說自己對於#魚蛋革命 #旺角衝突一事的看法。嗯,我的立場是支持。

在年初二之前就曾經看到新聞指食環在臨近新年不斷打壓小販,驅趕露宿者,趕盡殺絕,已經覺得相當無情。怎麼食環今年比往年執法嚴謹了,對香港約定俗成的新年夜市嚴陣以待?但我沒想過打擊小販最終會演變成激烈的魚蛋革命。

當晚臨睡前刷了刷FB,看見警民對峙已經感覺到那將會是一個不平靜的夜晚,然後一路看直播看到五點半,看著事情一步步演變得更激烈,已經預料到第二天社會上會出現兩極化的意見。當晚的事情應該很多香港人都知道了。

但凡有讀歷史的都知道,一件歷史事件的發生往往都有遠因、近因和導火線。而這幾天在不同渠道看見市民發表的意見,我發現他們往往都只看近因和導火線而忽略了遠因。很多人稱旺角衝突事件為魚蛋革命,因為這件事是由市民聲援小販,買串魚蛋吃卻被警察驅逐拘捕而引發的衝突。事實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事情在後半夜已經變了質,真正為支持小販而去的市民早已走光,剩下的是提倡勇武捍衛的本土派。很多人指責本土派,說這是暴動,而我很想在這裡說說自己的看法。

一、你說本土派勇武,那你知道他們為什麼要勇武嗎?

香港人都很現實和理性,所以縱觀多年來的示威抗議都是極和平和理性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漸漸成為了香港人社運的宗旨之一。有人反對勇武,因為示威者拆路牌、拆磚頭,用垃圾桶扔警察,演變成流血事件,數十人受傷送院。

首先我有兩點想說,第一點,我不認同那是暴動,如果你說這是暴動,你一定沒有看過真正的暴動。即使在標榜勇武捍衛,發生如此激烈的衝突,香港也沒有像外國一樣大肆在街頭放火燒商店,沒有一家商店受到損害。真有暴動的話,旺角那麼多金鋪,你認為真的能完好無缺?

第二點,試問歷史上有多少革命是不需要付出鮮血為代價?我想那簡直是屈指可數吧,想不流血而得到獨裁的當權者妥協未免過於天真。

香港人經常都說和理非,如果和理非能夠達成目標的話,那無疑是最理想的手段。然而,我想反問,香港人難道沒有試過嗎?雨傘運動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了嗎,當時還被BBC等外媒稱讚香港人為最斯文的protester,在公民抗命期間甚至會自行清理及分類垃圾。——嗯,然後大家就懷著種種外媒的讚譽,高唱著《海闊天空》留下一句"I'll be back"就回家了。是有夠和理非了,我還記得當時有不少抗爭者在和警察衝突,被藍絲五毛挑釁的時候,仍不忘勸其他人冷靜不要使用暴力,否則這場運動建立下來的公眾形象就會毀於一旦,敵方也有理據指責黃絲了。

但請問,政府有沒有因為香港人的和平抗爭手段而卻步,沒有啊。連用佔領、公投這麼激烈的手段來表達民意,政府都不予讓步,請不要愚蠢地跟我說遊行、示威、抗議、靜坐、絕食、聯署、國際壓力或輿論會有用。事實上,我們無恥的政府從來只會得寸進尺,一而再再而三挑戰市民容忍的限度,強推逆民意的政策逼迫市民硬食。

這幾年來發生過的荒謬事情還不夠多嗎?當我們用盡一切和理非的方法都得不到合理公正的回應,那,你告訴我,香港人還可以做什麼?難道要我眼睜睜看著香港赤化、淪陷,看著香港人的權益被侵奪,坐著等死?——勇武,是因為已經試過所有和理非的方法,走投無路,官逼民反。

二、你有睜開眼看清楚香港的現狀了嗎?

香港的文化、歷史、政治、經濟、生活模式都已經逐漸中共、港府聯手蠶食,隨口說都能說上一堆例子。

睜開眼睛看看我們的社會,它還是曾經的香港嗎,這十幾年來它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毫無疑問的,答案是退步。法國藝術家留在香港街頭的graffiti被刪走,無數有歷史價值的古積被拆毀,百年古樹要斬,讓我們的香港成為一個沒有文化氣息和文化特色的普通城市。港英時代的建築要去殖民化,政府甚至鬼鬼崇崇地篡改官網上關於六七暴動的史實,明目張膽地篡改香港的歷史。中小學生被逼要去大陸交流團,要用普通話學中文,甚至還要學殘體字。要毀滅一個民族,就要從其文化入手,消滅他的語言,抹去它的歷史。香港人的文化、歷史正漸漸被消失,我不知道你有何感受,但我覺得非常非常痛心。

政治方面更加是越來越恐怖,香港因為歷史因素向來是高度自治,港人自港,行一國兩制,說香港是中國最後一片淨土也不為過。中國三權合作,司法、立法為行政服務,共產黨一黨獨大,形成專制統治,司法的不獨立亦讓社會不公加劇,國民無法通過法律渠道獲得公正的待遇,受到基本的人權保障。曾幾何時,香港人可以以我們的法治為榮,我們司法獨立,有司法覆核保障所有公民的權益,政府也不得觸犯。與貪污嚴重的中共比,香港有廉政公署嚴打貪污保持廉潔,確保外來投資吸引力。

正正因為種種的制度優越感,我們無比抗拒中共那一套,希望保持原狀不要大陸化。鄧小平曾承諾香港回歸後一切五十年不變,2047會給予香港民主普選的權利。但事實上,不要說民主進程,光是港英時代擁有的種種民主制度都在近年被中共不斷剝削。大陸人經常指香港人是港燦,留戀港英時代被他國統治的時期,一點都不愛國,只想當英國的狗。但他們從不反思自身制度的缺陷,在擁有過一定程度的民主,你讓我們如何容忍社會文明的倒退?

中共對香港的政治干涉越來越頻繁,831白皮書為普選落閘便是其中最最有代表性的力證,白皮書嚴重干預香港的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原則,對一國兩制形成威脅,所以引來去年的雨傘運動力求真普選。香港的民主進程緩慢,真普選尚且不談,只想提醒大家中共的步步進逼。如果真普選離你太遠,那不妨說說白色恐怖。銅鑼灣書店五子的失蹤還不夠駭人聽聞嗎?

香港因為有出版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而可以銷售大陸不能出版的禁書,銅鑼灣書店便是其中一家著名的禁書專賣店。而該店的負責人竟然陸續地「被失蹤」,事情被揭發後引起軒然大波。毫無疑問,絕對是中共的陰謀,不然你答我怎麼可能有這種五個人一起失蹤的事情發生?怎麼可能在事情引起廣泛討論後,失蹤已久的李波突然寫信給妻子說自己是「自願」上大陸協助調查?如果他不是被擄走的,如何解釋他人在內地回鄉證卻在家?而我們政府、國家給的解釋是「李波是以自己的方式回大陸」……如果你自願回國調查,你會不會每寫一封家信都讓老婆刊登在報紙上????

然後桂民海那宗就更荒謬了,中共給的說法是桂在十三年前曾撞死人良心發現回國自首。好啊,誰會在撞死人後被判緩刑不用坐牢,然後為了感謝中國政府於是到香港開一家專賣抨擊共產黨的禁書書店回饋黨的恩情,然後十三年後突然良心發現於是去泰國一趟再輾轉偷渡到中國自首?最令人氣憤的是,中共又以其慣用手段,像ISIS拍的人質片段一樣,讓桂唸聲明承認自己是自願回國接受調查云云。——疑點在於,桂在外套下的上衣,何以在一秒之間變了另一件?撫心自問,你真的看不到這些疑點嗎,真的覺得不恐怖嗎?你想活在充滿白色恐怖的社會,成為下一個「被消失」的人嗎?我不想有一天在香港談維權,突然被以一條尋釁滋事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或者其他莫名其妙的罪名入罪被軟禁、被消失、被自殺。

而最近大張旗鼓的網絡廿三條,難道不是中共打壓香港言論自由,制造白色恐怖的力證嗎?眾所周知,香港素有以二次創作,改圖、改歌詞等方式諷刺時弊的行為,而政府卻企圖以一條沒有明確釐清,含有大量灰色地帶使網民誤墮法網的條例制造寒蟬效應。下一步是不是就如中共一樣進行全面河蟹?香港人還要容忍中共和港府步步進逼,一點點地剝削好不容易才爭取得來的權益嗎?我不想。

而生活模式更更是近年來加劇中港矛盾的主要因素之一,香港和大陸因為制度、文化、生活模式的差異,注定會有所磨擦。而近年因為自由行、雙非孕婦新移民人數劇增,大量大陸人來到香港,嚴重影響香港人的生活。尤其是北區,奶粉、學位、資源都被大陸人所掠奪,竟令本地港人陷入沒奶粉買、沒學位的田地,水貨客極盡猖狂,將香港的物資一掃而空轉到大陸賣。而為了迎合大陸客,看看我們的香港,周圍都是金鋪、藥房,小商店被趕盡殺絕,港鐵九龍塘站永遠滿是大陸客擠逼不堪。而大陸人永遠一副蠻不講理的嘴臉,在香港街頭恬不知恥地大解小解,與港人大打出手。可能這些都影響不到你,但他卻一點點地加劇香港人對中國的不滿,對港府逆來順受態度的憤怒。因為港府不但不為港人謀福址,反而處處為中共護航,侵奪港人的權益。

是,我是扯得很遠,但這些東西正正是香港現在面對的事情,是民憤民怨的根源。因為不滿,所以想改變,所以想通過抗爭逼迫政府讓步,莫再一味舐共漠視港人權益。但我們的政府從來沒有哪怕一次去正視民意,於是民怨一直累積,就如一個隱形炸彈等待爆發的時機。這是因,而旺角衝突便是果。如果不去正視這個問題,大型社運、抗爭、甚至真正的暴動會一一上演。老實說,自古以來老百姓都是最現實的,只要過得安穩誰會尋釁滋事?但香港,我們得不到民主自由,甚至連安穩的生活都不保,還不許人站出來爭取自己應有的權利了嗎?可以選擇的話,誰願天寒地凍時在街上流連爆發流血衝突?誰願在新春期間嚴肅地談及政治話題,不惜與家人朋友爭執?但我們沒有別的選擇。

這幾年我由政治冷感到如今幾乎成為憤青,為什麼,就是因為這個政府的無能。香港人要什麼它就奪去我們的什麼,我們不要什麼偏要我們硬食,處處逆民意,高鐵、港珠澳大橋、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第三條道跑,各種大白象工程、爛尾基建讓香港人買單。我不明白為什麼仍然有那麼多港豬離地三萬尺,事不關己,己不勞心。

三、你說勇武是暴力,那警察濫用武力、制度暴力難道又不是暴力的一種嗎?

無疑旺角衝突是十分激進,拆路牌拆地磚燒雜物,亦有不少人受傷,彷彿正在拍黑社會街頭混戰的電影一樣,所以很多人說本土派是「暴徒」。我並不是在鼓吹暴力事件,只是當我這幾天看見一堆當晚安枕無憂一覺睡到天亮,第二天起床隨隨便便看了TVB的偏頗報導後就當自己了解整成事情發生經過的人,不斷抨擊本土派在搗亂,行為暴力云云,而完全忽略了警察的暴行的人,相當,無奈。

其實如果當晚有留意這件事的人都知道,前半夜衝突尚未完全激烈化之前,一名留長髮的男子被警察用警察打得頭破血流被送入院,令到現場非常激動。激動的原因並不是單單因為警察濫用武力襲擊手無寸鐵的市民,更是因為警察的暴行讓大家聯想起928雨傘運動的催彈淚、暗角七警、手臂延伸論、胸部襲警論。

你不能否認的是,警察的選擇性執法。我當晚一邊看直播,一邊不斷想起928時警察的惡行。我這一生都不會忘記FB上流傳的片段中,一名警察突然拍了拍對面的婆婆,在對方轉過來的時候將胡椒噴霧噴到她臉上;不會忘記光明磊落七警將示威者帶到暗角拳打腳踢;不會忘記朱經緯在沒有受到生命安全威脅仍然像打狗一樣用警棍重重地擊在背對他的示威者後腦上。而我因為在去年平安夜時親眼看著警方封鎖現場包圍提倡鳩嗚人士,僅僅是踩在警戒線上,就被多名蜂湧而上的警察包圍痛毆,我痛恨濫用武力的警察。

身為警務人員,有絕對的需要保持政治中立,因為警察有武器也有使用武力的權利,他們更加更加需要謹慎。他們面對的是手無寸鐵的市民,明明大家都是香港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明白社運增加了他們的工作壓力,但這絕對不是他們濫用武力發洩在市民身上的藉口!!!示威者也是為了香港人的整體利益而站出來,為何不能體諒他們的苦心,反而不斷施以毒手?

旺角衝突當晚,良景那邊幾乎是黑警合作,包圍小販不讓他們離開,幾乎是非法禁錮,不見警察執法。銅鑼灣書店五子失蹤案不見警察盡全力去查;暗角七警、朱經緯不見警察調查。偏偏在過年時節對一群小販趕盡殺絕,出動數十輛警車,我當時真以為是恐怖份子佔據了旺角,這難道不諷刺嗎?

我看過的意見中有許多人都指警察是無辜,只是收到order就執法,盡其本份而已。什麼警察也是人很無辜很同情他們云云。我當然無法反駁警察中也有好人這個偉大的觀點,但大家又有沒有想過,旺角衝突、雨傘運動中也有和平的、無辜的示威者,警察還是不管不顧地痛毆他們。對了,當晚那個高聲表示自己是明報記者,但仍然被警察痛毆十幾下的記者,難道又不無辜嗎?何以大家眼裡只看見「生命受威脅」「無辜」的警察,而不見受到真正暴力對待的示威者,不見受到制度暴力的市民?

也有人說警察只是在執法,使用武力乃無可避免,那是因為「暴徒」們先襲擊警察威脅他們的生命阿,磚頭可是會死人的。請問這類人搞清楚事件的時序了嗎?其實當晚十二點的時候一直還風平浪靜,小販仍繼續淡定擺檔,但警察已經如臨大陣。真正激化事件,令行動升級的起因乃是一名交警對天鳴槍示警!!!!!

這也是我絕對不會站在警察一方的最大原因,不知大家知不知道警察條例中明文規定無論任何情況都不可以對天開槍示警。有人說警察是因為身邊的同袍受傷倒下,生命安全受威脅才開槍。但他當時有沒有顧慮到在人多密集的旺角,衝突的中心對天鳴槍,流彈是否會傷到無辜的市民?手無寸鐵的市民,遇到槍械,他們又可以用什麼來保護自己?那兩槍簡直腦殘到極點,眾所周知,香港的所謂「勇武」向來都是雷聲大雨點小,最後往往都會被左膠騎劫大家一起高歌今天我然後回家洗洗睡睡,但那兩槍簡直就是革命的槍聲。

你現在可以說自己生命受威脅而對天鳴槍,下一刻就可以用別的藉口開槍射手腳,別說不可能。別忘記,928之前,有誰想過香港有一日會動用到催淚彈?旺角衝突之前有誰想過警察竟然真的會開槍?????——似乎香港警察越來越習慣使用越來越高程度的武力。以前催淚彈一出,是非常嚴重的事情,如今,似乎成為輕鬆平常的瑣事了。看到這裡還沉默的香港市民,請記住,這群濫用武力的警察就是被你們一再而再而三的容、忍縱容出來的。

四、在了解整件事之前,請大家不要只看完TVB就當自己了解整件事情好嗎?

CCTVB在當晚很早的時候已經直接稱呼本土派為「暴徒」,將事件定性為暴動。值得留意的是,TVB在報導外國其他更嚴重的大型衝突、暴動時,只稱其為「示威者」,可見TVB是刻意誤導市民。作為香港最主要的媒體之一,唯一的免費電視台,TVB這種報導手法真的極無恥,極不負責任!!!

TVB慣用的誤導手法、「特別的剪接技巧」,身為香港人不可能連這個都不知道,無奈還有很多人以為TVB中立、客觀。你不記得,我幫你回想,李波失蹤的時候,無恥的立法會議員吳亮星竟然在會議上讀來自「朋友」未經證實的小道消息,直指失蹤的李波是乘「洗頭艇」去嫖妓。而TVB居然不負責任地將明顯是假消息的新聞報導,讓公眾以為李波不是被消失,而是去嫖妓。別忘記,在拍到光明磊落七警將示威者帶到暗角毆打時,記者客觀地使用的「拳打腳踢」字眼最後被TVB高層河蟹了。——所以,告訴我,你有什麼理由去相信擅長歪曲事實顛倒是非黑白的CCTVB?

TVB會對你說,本台記者被示威者打傷,卻不會對你說明報記者在表明身份後仍被警察痛毆。TVB會在鏡頭問前線同事,有沒有警察受傷,示威者是否一再衝擊,卻不會問示威者有否受傷,是不是警察先開槍衝擊。我有看過TVB的直播和翌日的新聞,真的,非常偏頗,他們所報導的只是事實的一部份,將片段剪輯成對警察、對政府有利的素材,針對本土派,誤導市民。

就算大家不認同旺角衝突的偏激手段,也希望大家能多看幾個媒體再作定論。文字始終存在主觀性,有片請儘管看片。SocRec、有線、香港獨立媒體網、真相,或者熱血時報、蘋果日報什麼的也好,總之希望大家能貼一貼地,不要再離地。看清楚當日發生的事,看清楚香港正面對的問題,再來評價這件事。

如果勇武是錯,事實又證明了和理非沒有用,那我們的將來應該怎麼走?希望大家能認真思考,不要再假裝中立,其實已經沒有任何中立的餘地。你所謂的中立其實就是袖手旁觀,兩邊各打五十大板,然後事情永遠不會得到解決,困境也依然存在。而我選的立場是,站在我自己、市民這一邊。

大家批評指責勇武是暴力,只會深化社會的矛盾,是在搗亂,破壞社會秩序,那難道安坐家中做鍵盤戰士香港又會有救嗎?其實我一直都覺得頗絕望,前景很黑暗,一度想過放棄,928的時候以為催淚彈能喚醒一直以來過份安穩的港豬,以為七警事件可以令港人團結,以為警察開槍一事一定能令輿論站在抗爭者一方,而結果……大家只是一味怪責本土派。

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中學生,我愛香港,我關心香港的時事,但我顧慮到學業、家人,所以很鍚身只是在家裡做個鍵盤戰士,在自己能力所及的範圍裡打這篇文希望喚起大家的思考。我不敢做,自私不想做的事情,有很多烈士幫我做了,幫我去爭取屬於自己的權利。我並不是說希望大家都一樣激進加入社運勇武捍衛,只是希望大家不要一味指責本土派是「暴徒」,當晚出來的都是關心香港的人,他們付出了很多很多,他們應該得到的是支持而不是指責。拜託了。

創作者介紹

相忘回首已成川

小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留言列表 (25)

發表留言
  • KANOJO
  • 看到你寫這篇文章真的讓人很震驚! 剛好這幾天台灣因為地震大樓倒塌,台灣的電視台鋪天蓋地的報導此事,所以國際消息就相對較少報導......

    我想信大部分的老百姓都是良善的,如果不是被逼急了誰會願意以弱小的力量去對抗當局,若非官逼為何要民反?就像你說的一樣,現在的媒體還是操控在政府手上,片面的新聞報導嚴重誤導著一般人對事實的誤解,不過,我想會有愈來愈多的人跟你一樣,不會輕易相信媒體,堅持擁有自己判斷的能力,而你雖然只是個中學生,卻也是香港未來的主人翁及希望,加油!!
  • 謝謝Kanojo,台灣地震的事情我也知道,因為新聞也有大篇幅報導,願天佑台灣(ˊ_>ˋ)

    我也一次次以為這麼多荒謬的事情發生後香港人會覺醒,會更關心時事,會懂得為自己為下一代發聲,無奈依然有很多港豬的存在一直在拖後腿。說真的我覺得,如果過著豬一樣低要求只要好吃好睡的生活,最後也會像豬一樣被吃掉。但很多港豬都看不清現狀,只盲目地批評打壓排擠為他們發聲的抗爭者,卻沒想過當這些人如願地被噤聲了,下次輪到他們遇上不公時還有誰會為他們發聲。就好像前幾年有一堆人反高鐵,然後一堆港豬猛批他們,如今呢……高鐵嚴重超支數百億由納稅人承擔,不知道他們可有後悔?

    旺角衝突中被拘捕的人第二天就馬上提堂了,被控以暴動罪,但銅鑼灣書店五子失蹤事件,即使連英國也表示正與中國交涉要求讓李波反港,連國際都看得那麼清楚,港府仍表示「說法屬於揣測」,上面提到的朱經緯毆打市民,有證有據被拍下片段現在還在「尋求法律意見」……Orz

    我自己是看網媒比較多,一打開FB動態十有八九都是關於時事政論,耳濡目染下自然關心比較多,但我的朋友大部份都政治冷感。我其實也明白政治是有點過於嚴肅和沉悶,很多人都不願開輕開啟這個話題,就算只是淺淺地談及最表面的一層,他們很快就會搖頭嘆氣表示「唉政治太複雜太麻煩了」「這些事情不是我們能管的,算了吧」。就連今天我和其中一個好朋友談起,她也表示覺得關心時事這種行為於她是「力不從心」,而且表明她的政治立場與我不一,最好避而不談。這種封閉、抗拒的態度也讓我覺得很無力,無力去勸他們多關心這個社會甚或去改變他們的看法Orz 畢竟政治取態背後代表的是個人的價值觀,而這種東西我無法也不能去改變,然後對方也是拒談這種可能會傷感情的事。

    小澄 於 2016/02/13 21:0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Tamy
  • 想不到我以前常和父親說不要太相信報紙和電視新聞的報導,這一定有被操控的成分,
    想不到這次魚蛋革命我自己也做了一次港豬,被TVB的剪接藝術蒙蔽了。
    當電視大肆報導「暴動」人士如何攻擊手無寸鐵的警察,為其人身安全向天開槍,真的太容易被誤導了(嘆
    謝謝你的發文,再次令我警醒自己,希望更多香港人可以看到,事情往往有另一面,不要被部分媒體洗腦。
  • 很高興我的發文能讓你有所警覺。我爸第二天早上起來看tvb新聞也被誤導了。尤其是事情發生在深夜,很多人都睡了,沒法關注第一手資訊,只能從電視上播的新聞得知這件事,在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情況下看見tvb將之定性為暴動的偏頗報導的確很容易被誤導,所以我覺得tvb真的很不負責任。雖然近年很多紙媒都染紅了,但總歸要多看幾份報紙,最終的決定還是需要自己思考。

    小澄 於 2016/02/15 15:47 回覆

  • Tammy
  • 你好:)
    作為一隻政治冷感的港豬,了解到你的看法,真的有很大的感觸,亦很想讓更多像我一樣的人看到你的文章。
    有點冒昧,可是你會介紹我在facebook上share你的文章嗎?
  • 你好,謝謝你願意花時間看完這篇文章。
    可以阿,我也希望能有更多人看到這篇文章,謝謝你。

    小澄 於 2016/02/15 15:55 回覆

  • 悄悄話
  • Natalie
  • 你的文章完完全全說了我的想法!
    香港仍然有很多扮訓的港豬,希望大家利用自己的人際網絡,告訴他們現在香港所面對的情況!讓他們不要再扮訓!
    9月的立法會選舉快到了,希望大家用手上的一票,向這個不義的政府、建制派說不!
    P.S. 剛才閱畢文章,才得知版主是位中學生!不知道你是不是應屆的DSE考生,但仍想跟你說一聲加油!
    生處在香港,不只要在學業上要加油,在面對一群如垃圾般的官員也要對自己說一聲:努力生存!共勉之!
  • 是的,我是應屆DSE考生,謝謝你的勉勵。今年我剛好就成年了,有票在手的話我一定會盡公民的責任好好投票。
    扮訓的港豬確實還有很多,我也很努力告訴身邊的朋友現在香港的狀況,讓他們多留意新聞,只是很多人都完全漠不關心,常常狀況外不了解社會時事、政治話題,讓我有點無力。但同時在FB上,我看到很多不太熟悉的同學也會share關於社會民生政治等話題的po,讓我也覺得欣慰。一起加油吧!

    小澄 於 2016/03/26 12:40 回覆

  • 流光
  • 身為港青
    看見香港的生活模式都一步步改變
    與中國大陸逐漸同化心境是無奈的
    此刻,我們確實是依賴大陸的經濟支撐
    尤其是旅遊業
    即便如此我也不想認自己是中國的一分子
    生在回歸後的香港
    我受港英政府影響的思想比較小
    不過也對現屆政府十分反感
    處處維護中國政府的特首
    特別懦弱的教育局長更是令人震怒
    但港人沒有錯嗎? 有
    我們靜坐抗爭,上街示威,佔領中環
    都無助改變現狀
    於是我們採取更激烈的行動
    反而令社會撕裂 打擊國際大都會的形象
    而中港矛盾 政府無能 使使民眾繼續受苦
    我不過16歲 不懂那些政治
    但我怕 我怕將來空氣變得與北京一樣污濁
    大陸政府根本不顧民眾的生命財產
    不斷發展經濟而忽略環境保護 人民健康
    我更怕 將來吃地溝油 打毒針 飲大頭牛奶
    連命都不能保全 叫我們如何活?
    從這些事來看,我看得出中國人變質了
    有些為生存 為錢 為權力
    捨棄了美好的品德
    你可以說我以偏概全
    但有毒的河水一旦流入河裡
    哪一滴水能倖免呢?
    所以我們對大陸人反感
    我們處於被動的一方 等著被統治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我地苦苦掙扎有何用?
    在將來都抵不過變成中國香港人這個事實

    其實我最惱恨的並不是這些
    早兩年我到澳洲旅遊
    當地居民歧視我與家人
    我自問我懂得入鄉隨俗
    沒有做什麼失禮的事
    但外人眼中 我們來自中國
    中國人到世界各國旅遊而發生的醜事
    不需我一一列舉也眾所周知。所以
    即便港人再怎麼自欺欺人說自己是香港人
    再外人眼中我們與中國人無異
    再做什麼的抵抗 有用嗎?
    港獨什麼的 真的有可能嗎?
    小小的香港 去向如何 決定權不在這裡
    港人 是時候面對現實了
  • 其實我也不是大你很多,政治確實不是現階段的我能完全了解的東西。至於那種你我感同身受的無力感和絕望,相信只要活在香港社會,或多或少都會感受到。說真的,除了那些將子女統統送出國外生活,每個月坐收十幾萬高薪高床軟枕的高官、賣港舔共的富有商人之外,有多少香港人真的能完全離地說事不關己?

    雖然我也深深明白到港府和中共帶給我們的壓迫,就如香港政府為了面向大陸多次推行親中政策,出賣香港利益,中共亦不斷矮化香港地位,企圖將香港變成中國一個普通城市。這是現時我們都難以去阻止的無奈現實。但我覺得,作為香港人,其實也不要太灰太看輕自己。(雖然大陸自由行的確幫襯了香港旅遊業不少,但事實上它帶來的禍害更多,旅遊業雖然是香港四大經濟支柱產業之一,但香港並不是沒了大陸客就會死。某程度上來說,少了大陸客,香港少了迎合陸客而出現的政策和商店,更能吸引其他國家的旅客,這才真正符合香港國際大都會的形象。)

    其實我們擁有的自由,雖然正一點點被壓榨,雖然還未達至我們所追求的高度,但已經遠比大陸來得多。是的,我們很無奈,我們很無力,但不代表我們要抱著一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等待被宰的投降心態。如果從一開始就抱著這種灰鳩態度,那麼確實,什麼都不會被改變。我們反抗,那尚且可能會有一絲餘地,但不反抗,難道還寄望中共會良心發現嗎?

    港獨這個話題近年越燒越旺,對於這個話題我沒有真正深入的了解,所以不作膚淺的討論。坦白講,在兩三年前我也曾經和你抱著同一態度。其實一直以來香港在我眼裡都是一個很冷漠很現實的城市,2014年雨傘革命發生之前有台灣太陽花學運,我清楚記得當時我感歎的是,台灣人真團結,那麼多人願意為自己的家國發聲,這是香港永遠都做不到的。因為香港人真的很善忘,很被動,也很現實,包括我。我只是一個平凡的年輕人,我既沒有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勇氣,也沒有帶出做一番漂亮成績的政治才能,我覺得自己無力去改變任何事情。港獨什麼的,當時我覺得這根本就不可能,也許最後我們會發覺一切反抗也是徒勞,只能無奈地接受現實,徒留滿腔不甘。「注定不可改變的事情」,真的值得我們犧牲香港的經濟、犧牲個人前途去做嗎?我們考慮事情的時候總是那麼的現實和功利。

    但其實,我更清楚這只是一種藉口,而香港有多少人都抱著同樣的想法?投票?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佔領?政府不可能會讓步,一切都是徒勞無功……港獨?中共哪有可能讓香港這樣打臉,一旦開了這個頭,新彊、西藏、台灣要獨立難道中共又讓步,出於任何考慮中共都不會允許云云……但是!!!!我想講的是,你可以說我天真,不夠成熟,不懂得在現實社會中生存的規則,但我心裡仍然有一份執著,我仍然有一份責任感,一份絕對不能泯滅的良知和堅持,不願做沉默的大多數。我不想失去我作為人的美好本質,眼睜睜看著我愛的地方沉淪,然後才再後悔。

    香港的狀況雖然令人覺得憤怒覺得無力,但還不到真正絕望的時候。「我覺得不可能」、「我覺得沒用」,所以我什麼也不做。我覺得,這種心態才是香港淪亡的表現。當人人都這樣想,香港就真的沒救了。

    小澄 於 2016/04/04 17:26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June
  • 我是一名在澳的华人高中生,在上海出生生活了十年,又在香港居住了两年,在十二岁的时候全家移民到了澳洲。鱼蛋革命时间刚发生的时候我几乎就第一时间知道了,不是在tvb了解到的消息,而是在youtube的港人频道看到的,所以我自己觉得自己的看法还算是中立且客观的。小一点还在上海的时候,我对香港的了解很片面,来港居住过一段时间之后,的确是很羡慕香港的很多系统体系。可以从中看出香港市民每一个人都在努力建设他们自己的社会。但不得不承认的还是我对香港人整体的认知,一个社会上总是有素质高低,内地民众确实有很多不足的地方,由于地域划分,这种差异也的确十分明显,可港人也不是完人,我也见过有人恶语辱骂一个六七岁小男孩站在港铁座位上的大人,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出手帮助那个孩子。政治这个话题的深度确实不是几句话就能表达出来的,但是香港政府和共产党的政策慢慢被同化的这个趋势确实是不可避也无奈的。我身边有很多香港的朋友,我完全理解香港人因为陆客到来而飞涨的房价,物价,以及教育名额,奶粉等物资的不足而感到愤怒。如果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我想我有很大的程度会变成一个愤青,毕竟看到一次一次的努力,表态都化作无用功是谁都无法接受的。
    但我真正想说的是,中共政府的政策的确是限制了人民很多的权益和自由,但是很多时候这些都是无法避免的。中华名族的历史虽然悠久,但是中国这个国家的年龄却很小。悠久的历史底蕴带来的不仅是强大的人文,也有巨大的文化差异以及陋习。我们不是一个完全新型的国家可以无所顾忌的发展接受新型文化,但是我们却有超过大多国家的人口密度。这无疑让我们的管理难上加难,一党的政治体系确实是专制的,存在很多缺陷的,但是它的的确确是最适合当下的中国的。我们也渴望自由明主的政治,但是不是明个政治体系都适用于我们。多党的政治,很大程度上会引起更大的暴乱,和社会的不安定。
    2010年的时候我有经历过那时候北京大规模的抵日游行。北京的人口密度本身很高,当这么多人聚集到日本领事馆前,那个场景比我所看到过的雨伞运动要恐怖的不是一倍两倍。人们焚烧旗帜,砸毁日制品,军队出动,我妈妈害怕的把我关在家里,家里的车窗也被人用石头砸破了。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要赞扬这种行为,相反的我很痛恨这种无理性的所谓的抗议游行。我想表达的是中国人口的不可控性,试想如果中国有多党执政,人们可以自由抗议,那那时候社会的暴动只怕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很多台湾人,香港人说我们被洗脑了,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被管制的生活。但是,我们,更多的是家里的老人,安稳的生活对于他们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我们又怎么忍心打破这种宁静。
    香港的状况虽然令人感到无奈,愤怒,惋惜,但是还远远不到令人放弃的程度。我在国外居住的这四五年的时间,从一个客观的角度,实际的感受到了中国政府的改善。相信不管是香港还是内地人门的努力,不会都化作一场空。
  • 抱歉說了很多無關的東西,如有得罪,我先向你道歉。另外,也感謝你願意理性地和我討論。

    其實我覺得所謂的「中立」、「客觀」還是存在一個「主觀的標準」(例如你覺得你客觀我覺得你不客觀,完全是「口同鼻拗」)。而客觀的前提是你要對這件事有相當的理解。但這件事背後的淵源並不簡單,我也很難用三言兩語去解釋清楚,所以我覺得,(且不論是否local)如果你不是一直對香港的事務有所關注,你是很難有「全面」的理解,那麼得出來的結論又何來「客觀」?……而當有了全面的理解,如成為首當其衝受害的一分子,……在能得出「中肯」的見解時,卻更難「中立」、「客觀」了。

    什麼地方會有完人呢?根本沒有吧。但你不能否認的是,內地的情況比香港差很多很多倍。有時候我蠻不明白內地人的邏輯,「我們是做得不好,但你們也沒有多好啊」,不是刻意針對你,而是看過很多大陸人的評論,每每都是從這點出發。這點其實是令我最反感的,我能理解一個地方有壞人自然也有好人,有時候香港人一概而論地將所有中國人都標籤某些負面印象是不公平的(畢竟人口基數大)。但,私以為,如果國民給人這種負面的印象,應該積極改善自己的形象,反思自己有什麼可以做得更好,而不是攻擊對方也不好,把大家一起拖到泥濘裡去啊。扯遠一點說,我常常看見大陸人攻擊香港人愛當英國的狗,對香港人不肯承認自己中國人身份這點很不滿。我能理解一個愛國的人對這點的憤怒,但他們的想法和觀點往往讓我不敢苟同。如果他們自己能做得好一點,讓人覺得「中國人的身份」是足以讓人引以為榮而不是視為恥辱的話,你覺得會有人不肯承認自己的國民身份?難聽點,可能還會趕忙舔上去呢。所以,在面對一個國家有明顯的制度缺陷,許多方方面面的不足的時候,找出理由「合理化」自己的缺點,再放大別人的缺點從而證明自己也「不是那麼差」,然後再自我安慰「已經有改善」是蠻可笑的一件事。

    我不是不認同你的觀點,像你說的中國內地的人口太多,實在難以管治,很多事情都不是說得那麼簡單。只是身份不同讓我們立場不一樣。如果我活在中國內地,如果我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中國人」,沒有其他身份認同感的混沌,我看見我的國家裡有個地方的人民居然不肯承認自己的身份,還鄙視同胞,我一定會很討厭他們。如果我活在中國內地,我也會希望政權穩定,好讓人民能安居樂業。抽離點想,我甚至能「明白」中共對香港的壓榨和步步進迫的原因。然而,我是個香港人……我沒有什麼政治智慧,其實就像你因為各方面因素而「不忍心打破這種寧靜」一樣,我也因為種種原因懼怕香港赤化,「打破我生活中的寧靜」。

    對於香港人不是完人這一點,我想作為一個香港人,我比你更加明白。活在這個城市裡,我想我看過「冷漠」的人和事,充滿惡意的現實環境,比你在香港居住的兩年更多,對於這個族群的人共通的性格黑暗面我想我遠比你清楚。比較明顯的就是自私和現實吧。(當然同樣還有人性的光明面)

    我想我們之間最大的差異就是香港人沒什麼國家的概念。跟你說說我小時候的教育吧,常識課裡會有「中國是祖國」這樣的句子,但在我的意識裡,香港就是香港,中國是什麼?老師說是祖國,但祖國是什麼?不知道,不重要。到長大了,比較知道什麼是國家,原來每個人都有一個國籍,而香港的國籍就是中國。然後呢?沒有了。香港和中國的距離太遙遠,在我小時候的認知裡完全沒有任何交集,我不會覺得香港只是中國的一小部份,是個城市。再大一點,我知道香港是一個很繁榮的地方,知道它和大陸的分別(指政制、經濟、司法)。與其說覺得香港和大陸其他地方與眾不同,倒不如說……很難將香港和大陸聯想到一起?所以,香港對我來說,就是我住的地方,後來慢慢變成我愛的家,而中國由始至終都是……別人告訴我是祖國,但我沒什麼感覺的地方。

    而我的同學告訴我大陸的教育方式,嗯……在我這種本來就沒什麼愛國情懷的人眼裡看來,就帶了種自我陶醉式的肉麻,以及那種灌輸方法(因為自己本身的國民教育為0,看見別人的是100,就感覺特別強烈)都令我覺得反感。因為我覺得愛國這種東西……於我,不是你告訴我,然後我就要強迫自己去「愛」,去歌頌的東西。我還記得在我小時候,大概是08年奧運會的時候,中國拿獎牌會感到自豪,看見四川大地震是真的會抱以深深的同情會捐款(後來經歷過大陸的恩將仇報後,……不說了)。那大概是我唯一比較接近「認同自己身份」「愛國」的時候,但之後就完全沒有了。所以我覺得這種東西應該是自發的,讓國民自己對國家產生認同、歸屬感和榮耀感,所以更覺得中國的教育是「洗腦式」。而更嚴重化的是看見中國民眾在微博……之類吧的東西上的言論,讓我覺得很難去理解他們的思維,覺得很可怕。

    其實我一直都覺得香港人很冷漠,很自私,這點想法直到雨革發生我開始有點轉變,發現這個地方沒有我想像中那麼糟糕,開始對香港生出認同感(是的,我本來是一個對香港、中國兩個地方都沒好感沒惡感的,但中共的壓迫讓我加強了本土身份認同感,同時降低了國民身份認同感)。香港人很自私,很現實,很多人都只在意自己的事情。所以當中共步步進迫,我們往往只會想到中共的政策如何侵犯到自己的利益,限制了我們本來擁有的權力和自由,而我們為什麼要失去?一步步的侵佔,只會令香港人更加反感。如果和一個政權的關係越接近,我們不會得到任何東西,反而會一步步失去本來享有多年的權利……就只會更抗拒。我們不想失去,因為那對我們有害,所以我們抗拒。但很少會有「犧牲作為少數人的自己的利益,去成就大體的民族」,因為意識裡……完全沒有什麼民族、家國的觀念。

    「但是,我們,更多的是家裡的老人,安穩的生活對於他們來說比什麼都重要,我們又怎麼忍心打破這種寧靜。」我想,你說的可能有你的道理。從我角度看來,在中國的大環境裡,的確不適合有什麼抗爭,那不會有任何改善,只會換來一次次的鎮壓,唯一能做的可能就是「等政府慢慢變好」。但可能真的,我們成長的環境不一樣吧,我們還有反抗的空間和餘地(雖然被一點點壓縮),而更重要的是,我們會害怕,有一天自己會變成你口中所說,「不敢,不忍心打破這種局面」的一份子,然後認命。

    小澄 於 2016/09/11 01:46 回覆

  • winter
  • 身為台灣人的我,
    只覺得心有戚戚焉。
    小時候是沒有什麼感覺,但是長大成人後,對於中共政府都有著牴觸和些微的懼怕,
    因為中共政府隨時都有可能對台灣用武力進行統治,
    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中國有一部分的飛彈是對準台灣的。
    今天我們不管台灣是不是一個國家,就算當個小城市,
    你覺得有飛彈一直對著你自己的家鄉,
    只要你的家鄉惹毛了當局政府,隨時都有可能承受武力攻擊的時候,你會做何感想 ?
    我能夠理解中共政府不想有台獨、港獨的事情發生,
    因為一旦一個發生之後,後續一連串的內部抗爭可能會就此發生,
    說實在的我一點也不想要看到戰爭的發生,
    但是中共政府實在過度侵蝕香港以及過度打壓台灣,
    想像日子過的好好的,卻無理的遭受到迫害的時候,單獨以個人來說怎麼可能不反抗 ?

    小澄,其實台灣人也很善忘、很被動、很現實的,
    給你抱抱 XD
  • 是的,其實我覺得香港的情況,如果中共不步步進迫,大部份香港人都不會沒事找事說港獨什麼的。其實香港很多「左膠」,比如近年很多本土派勇武派什麼的,在成事之前就已經被香港人自己打擊得沒聲氣了……但政府的反應和香港的現狀及未來,卻將很多左膠推向更偏激的方向(我曾經也算得上是一名左膠lol)
    很多時候覺得政府和中共真是的做法真的有點……欺人太甚,甚至是多餘=_=
    無論如何……作為一名平民百姓,總是希望能好好過日子……

    小澄 於 2016/09/14 23:17 回覆

  • catherina
  • 无意中看到这篇文章,其实一直在纠结是不是该评论点什么。。。
    但是政治这种话题其实真的很敏感,我又实在喜欢在你这里看评论,万一一不小心碰到敏感区域。。。那个啥。。。
    我就谈点作为一个大陆人,另一个角度的看法吧。。。如果不小心碰到敏感部位,哈哈,真心抱歉哈。。
    我其实是一个党员,大学的时候被教育到上班党员身份好用(加上我母亲家,祖爷爷是国民党当官的,但是没逃脱,结果文革时期家里被打击的很惨,我有记忆的时候,就被家人一直教育,要入党,有个身份以后不会被欺压),因为这个原因,整个大学在没有逃课,没有挂科,难事屁事都是一马当先的情况下,顺利入党,但其实这个身份屁事没用。。。特别是我现在已经很多年不在大陆,生活重心移到了德国。。
    我其实想说一点大家对大陆某些情况的误解(只是某些情况,不是全部!!)
    首先,大部分我认识的青少年,我那一代,我父母那一代,我婆婆公公那一代,都是对共产党没啥好感的!不像大家想的那样,被完全洗脑了!骂领导,写党的段子,这种事完全就是年轻生活里面必要的一部分,这种段子在微博上面很容易看到
    加上大陆的历史教科书,对农民起义这件事,一直都是褒奖有佳,“推翻权威”这个概念,其实是在大家思想里面,是一件非常值得褒奖的事情,所谓“有压迫的地方,就有反抗”,但是为啥中国还没反呢?
    在我看来,有那么两个原因
    洗脑,肯定是有滴~爱国主义这种右派洗脑在国内特别严重,这件事我是在德国生活以后才意识到,原来其他国家没有这种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更搞笑的是,国内一边评击日本极右分子,一边在国内培养极右分子,而且大部分国内青年是搞不懂所谓的政治右派和左派,这就造成了,在国内是反党反政府,但是不反中国。。。但是话说回来,国家操作的“爱国主义”在全球范围来看,除了北欧好点,连德国这种从小就教育不能有“民粹主义”的地方,现在也因为难民问题,到处都充满了“爱国主义”,我相信香港也有,台湾也有,我觉得这是一种人对“外来入侵者”一种正常的反应,我无意说这个是贬义还是褒义,不过大陆反正是一边说咋们该爱国,另一边打脸说别个的爱国主义是暴徒。。。
    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现阶段也没有比共产党这种政体更适合大陆发展的政体了。。。哪怕人权问题天天在国际上面被人吊打,可是的是,在现有发展中国家中,中国的人权状况其实算好的了。。。(和香港,其他欧洲,发达国家比起来,肯定还是被吊打)我其实不认为所谓的民主政体真的适合中国,考虑到墨西哥,印度的状态。。。但是更民主点的政府的确适合香港,毕竟香港早就走在前面了
    另外,我一直认为国际上大部分媒体对中国现有情况,是戴着有色眼镜看待的,反正我在德国,从没看到一篇对中国现在情况的正面描述,包括习总上线以后,看到的评论却是习总要复辟。。。
    比如习总上线以后,到底中国发生了什么,我其实很怀疑海外的同志能给一个除了“加强言论控制,加强中央集权”这种回答以外的回答。。。
    但是就我感受到的,却是中国开始偏向法制,不是人制(是的,我们之前的大部分法律都是摆设,都是靠大家自觉),版权问题上,大陆有了很大的改变,付钱看连续剧,听音乐,自主有意识的维护版权这种5年前估计大家都以为你搞笑的事情,居然真的在大陆发生了。。。(是滴,大陆版权问题十分糟糕,我这代就没有接受过版权教育,所以我突然发现大家开始习惯正版连续剧,付钱看书这件事上,这届政府居然做到了)
    上次发现的改变是对妇女儿童的保护问题,在国内开始重视,开始立法,开始设置保护站(我一直觉得大陆对妇女儿童的保护,简直就是一个屁!!这是我为什么选择德国的主要原因),我虽然对结果持怀疑态度,因为国内大男子主义价值观过于强烈,但是开始做了,总比啥事都不做,挂一个没人执行的法律更实在吧。。。
    不过,这种新闻,我反正在德国新闻里面从来没看到,看到更多的是他们把中国,和俄罗斯还有土耳其放在一起,天天说人权问题。。。
    搞笑的是,最近一个关于中国人权的新闻报道,新闻来源其实就是中国本土新闻。。。
    在这种全面负面的新闻冲击下,你觉得你有好大的可能性能得到一个客观的评价?到底国外人对华人的歧视,是华人大部分都在干坏事(比如大部分去国外旅行的中国游客,到底是不是都没家教?)还是新闻主导了话题,让大家一起来歧视华人?
    反正在德国,08年一篇完全没有实际证据的文章,说华人都是“黄色间谍”的文章,到现在快10年了,一个在德国正常工作的普通华人也会因为这件事歧视。。。
    正如大部分中国人对印度人有恐惧,觉得印度全是强奸犯,结果我去印度的时候,别个根本不知道强奸的事情。。。但是作为一个看到印度新闻,只看到媒体有意图的选择“印度强奸犯”来报道,大家认为印度满地强奸犯也很正常啦。。。

    至于警察强权,或者以后武装之类的事情。。。。是滴,国内现在遍地都是警察,到处都是安检,但这是反恐啊。。。我德国的朋友去了西藏,回来给我抱怨到处都是警察,说这是中国欺压西藏的证据,我当时在想啊,如果不这样,你怎么能防止爆炸物和自燃物呢?
    国内的警察肯定有腐败的,城市越小,这事越严重(比如腐败天堂三亚),但是在大城市好很多,至少在我的家乡,一个二线城市,小贩根本不怕警察,拿刀砍警察,无怨喊冤,无理取闹,这种新闻网上不少见。。。什么明明打了警察,然后说自己被揍,卖可怜的,最后被执法记录仪证明根本没有的事情,这种反转新闻也很多。。。
    但是总得来说,政府的态度,在近20年来,都是以“稳”来执政,这个的确是大实话。。。
    最后说说我对未来的看法吧。。。其实我对大陆未来看法挺乐观的,不是经济这些事情,而是思想文化上,80,90年代的人正在渐渐掌权,我自己亲身都能感受到这一代人对很多事情都是持有开明的态度,也明白强压下来的思想根本没用,毕竟这一代大部分是受了足够教育,知道什么是讲理。。。大陆政府现在也晓得开始做表面功夫了,也晓得做公关了(咋们政府之前觉得自己是老大,连表面工作都不做,情商完全是负数,惹人厌非常正常)

    比如你看到大陆的新闻,说这事是暴徒,可是在微博上面,声援香港的大陆人其实挺多的,质疑这事也非常多,但是大家只看新闻的话,其实真的会忽视现实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后我只是想说,新闻这个东西还是少看,最重要是真正生活怎样,不是新闻说啥,就是啥。。。我其实一直觉得不管是雨伞革命,还是这次的事情,大陆微博的态度绝对不是新闻上那么绝对,支持的人也挺多的
    嗯,大概就这些,希望我写的东西算的上足够理性,没踏到红线
  • 其實我覺得政治話題在中港臺真的是一個很敏感的話題,當初我也糾結了很久要不要在這裡寫這種東西。畢竟我寫blog的時候只是想分享一下大陸原創,和書友們交流,是一方淨土,也不想談政治這種沉重的東西。另外就是我也很珍惜來這裡和我聊天的書友們QQ 如果我們的政治觀念什麼的有不合……也請不要討厭我QVQ

    其實除了小時候會跟父母去深圳(?)之類的地方按摩(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一定要跟著囧)之外,我沒有再去過大陸,每次逗留的時間也不長,也不認識真正的內地人,所以不是很了解,謝謝Catherina為我解畫。那個,我會一直對內地人有種他們完全被洗腦的感覺是因為……經常在facebook看到內地人特地翻牆過來罵人,然後那些言辭都是很不合理很匪夷所思的,每次都讓我覺得很傻眼。而且有時候新聞會訪問到一些大陸客,他們的態度也讓我覺得……不知道怎麼形容,就是無法理解。比如常常出現大量內地人去外國明星的ig上用中文狂罵對方,還有看過很多無理辱罵香港人的言論,我覺得蠻……野蠻的。(當然我知道不是所有內地人都是這樣……而且香港也一定有出現這樣的情況。但我似乎也是人,難以不抱喜惡完全理性地看待每件事情。看多了難免會越來越……)某程度上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即使我知道大陸有更多更多的同好,我也從不會在百度、微博、晉江上寫心得,或者發表自己的政治立場、三觀什麼的,我怕被罵Orz

    嗯……雖然,我真的很討厭共產黨,但要讓我提出一個新的,而且適合中國的統治我也說不出來。雖然有時候很多黑暗面都會讓人為它冠上「鬼國」之名,但真要相比,確實是比北韓、印度什麼的好多了,至少不會出現「看韓劇就要處決」、「領導大魚大肉,平民餓死」、「時不時出現強姦案」等等的情況出現。

    戴著有色眼鏡看待中國情況這點確實是存在的,基本上提起中國似乎就沒什麼好事……至少香港的傳媒是這樣。比如吧,在一些旅遊景點推薦的po文裡(像最近那個什麼七色石頭湖),很多人看到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不要讓中國人看到」。有類似的新聞馬上就會覺得「一定是中國人做的」,就是因為曾經看過太多的新聞大家先入為主就會有這樣的印象。偶爾有報導中國的好人好事,大家就會說「這很平常,這個國家已經淪落到做一件小小的好事也要大肆報導的地步了嗎」這樣的言論出現,不會抱持特別欣賞,甚至改觀的態度。你可以看成「一顆老鼠屎壞了一窩粥」,而中國人口的基數太大,老鼠屎也多。這裡面固然是含有歧視和不公平,如果我是中國人而我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我也會覺得很憤怒。(大概就像很多中國人罵香港人的時候我的感受)但自中港矛盾越演越烈後,彼此之間那種仇恨就越來越明顯,也不知道該如何改善。我想這些真的需要時間,讓內地人用自己的素質和品德去證明給別人看。

    正如我上面跟另一位書友說,不是親身經歷過的,很難有全面的了解,自然也沒有所謂的中肯和客觀,所以評論會有偏頗。我也承認自己受傳媒的影響蠻多,對中國有一種刻版的負面印象。因為抗拒,我自己是不用微博,不看百度的,所以也很少去接觸。我知道固然會有除了辱罵以外的聲音出現,可能不是支持的,但也有他們各自理智的見解,但這畢竟是佔少數,所以很多時候我都不會「犯賤」地去「找罵」orz

    小澄 於 2016/09/15 00:01 回覆

  • catherina
  • 怎么说呢,被洗脑的大陆青年肯定有,我觉得我工作之前都是被周围的价值观给洗脑了,不过那时我倾向于反共反党的,毕竟你想一想,大陆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教育制度,从那里成长起来的,对这个教育体制是百分百有反感的
    不去微博,或者贴吧很正常,我自己都很少去了,气氛太奇怪了。。。小粉红(哈哈,我们这边喊爱国愤青者)突然急速增多,我作为一个其实从根本上支持国家现阶段的政策,都受不了微博上那种气氛,这种气氛肯定是人为操作的。我觉得前几年,我可能还会对言论操作这件事愤青一下,这几年越来越觉得言论操作全球政府都在干,剩下的只是技巧高明不高明罢了。。。
    另外,其实朝鲜的有些新闻,也是失实的。。。比如偷渡到中国,被抓回去就会枪毙这事,根本没有的事情。。。。这事之前我还专门和辽东那边的网友聊了一下,了解下那边朝鲜偷渡的问题,反正可以确定的是,被抓回去一般就是被关起来,然后放出来,继续出来偷渡。。。很多人都被抓了好几次。。。
    最后,我反正是真不推荐你从网络上了解中国,戾气太重,太浮躁,哈哈,我觉得在那里能看到只有某些人的阴暗面,加上现在中国人上网年级偏小,看事情完全不全面,中二病一大堆,小愤青还是要经过社会的洗礼,才能知道世界到底是啥样,起码这样的小愤青,是没法代表现阶段中国主要生产力到底是啥样的,就像我如果现在去YouTube,任何一个视频下面都有一堆繁体字简体字之争,然后莫名其妙的被骂是支拿狗,我觉得这些人,肯定是没法代表台湾人或者香港人
    说这些,只是想提供另一个视角,我上大学的第一节人文课,我的老师告诉我,说中国没你想的那么差,也没你想的那么好,我那时真的不懂,到现在快30岁的年龄了,这两年才有了深刻的了解
    但是总的来说,我相信未来这个社会,不管是香港,还是台湾,还大陆,生产力肯定不是掌握在愤青手上,或者“爱国主义暴徒(比如国内的小粉红)”,因为全球化这种事是无法避免的,为了不是存在所谓的左派和右派,更倾向于接受全球化,还是避免全球化,起码在德国,我能看到这两种势力互相的博弈。。。哈哈,好像扯远了
  • 我覺得我們對中國人感觀上的不同可能是因為我們接觸的對象素質不一樣,也許Catherina還能接觸到素質好的一群,但我能接觸到的就只有一群不好的,然後形成種種的不良感觀和偏見,無限loop。謝謝Catherina說了這麼多,讓我從另一個角度了解到部份的大陸。生長在香港其實我沒有什麼機會能跟內地人有直接的交流(如果單方面被唾罵不算的話),就算有交流……也不敢談政治什麼的。畢竟這部份太敏感了,能理性討論的還好,萬一對方很玻璃心那就糟糕了。

    說到繁簡字之爭,我個人是支持繁體字為正體的,相信原因也與主流說的那些差不多,所以就不多說了。不過其實我覺得繁體和簡體完全可以共存啊……因為簡體字也是基本繁體字的結構上作出部份的省略和改寫,依然能輕易看出那是什麼字,反過來亦是同樣的道理。至少我自己在看繁體和簡體同樣是那麼順暢(就是覺得從美觀上比較喜歡繁體字,不喜歡缺筆少畫的簡體字)。

    我覺得簡體字既然出現並一直存在定有它的原因和價值,就像華夏歷史上的文字一開始也不是楷體,也曾有過簡化,我能理解中共建國時為了配合人民的教育水平而創造出簡體字的原因,不會覺得它一無是處。但不能接受中共那種企圖以簡體字取代繁體字,消滅繁體的做法。像那些什麼「寫簡體字,做文明人」這樣的標語就讓我覺得很無語。若只在大陸推行這種政策那也罷了,但中共的目的很明顯,就是想消滅方言消滅繁體字,在香港推行「普教中」、讓小學生寫簡體字的野心也很明顯,反而會令我對簡體字從本來的接納態度變成厭惡。雖然略誇張,但這很難不讓我聯想到文化侵略啊!而當感受到侵犯的時候,就不免生起厭惡之情。其實真的,很多對中國方方面面的厭惡都是因為中共的做法和態度而生起,幾年前的我對這些事情其實都沒什麼感覺,但幾年下來就慢慢變得討厭甚至有點憎惡的感覺。

    還有就是,我覺得理解是需要雙方面的。當我們學繁體字的人都不介意繁簡上的差別,願意努力去看懂的時候(雖然不難但也不是一開始就會啊),經常就有內地人以一副我不懂得形容的嘴臉和很欠揍的態度說他們看不懂,要求我們去打簡體字說普通話,卻連試也不試一試……

    小澄 於 2016/09/17 02: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