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篇心得都充滿著囉嗦的碎碎念和劇透,請務必慎入並自行避雷。
※ 評價出於主觀感受,僅作參考。歡迎討論,但請保持理性。
※ 主流為HE、1V1、BG、SC,正劇或輕鬆文。
※ 歡迎推文,但留意小澄不看悲劇及虐文,也請不要推男主非處的文,謝謝。
※ 雙處文標籤SC,按前文後理推測為人品處的則標籤RPC,沒標明即文中沒有提及,無從稽考。
※ 歡迎同好訂閱以及留言,歪樓也完全沒關係。
※ 這麼熱情的好版主真的不約嗎(*¯︶¯*) Follow一下ig唄:_xccheng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生於亂世,有種責任。

(29/11/14) 佔領運動至今已持續了兩個月,僅以此帖分享一些感想。

當初開這個部落格時只是作為一個言情坑友的小心願,希望分享關於原創言情的心得,很抱歉卻在此貼上與部落格無關的事情。作為一個香港人,我很希望能透過這小小的空間分享一些感想。無論你是哪個國家的人,都希望你能花上些許時間關注一下香港正在發生的事。

試問誰還未發聲 都捨我其誰衛我城
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 誰要認命噤聲
試問誰能未覺醒 聽真那自由在奏鳴 激起再難違背的那份良知和應

hkcover  

我是一個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平凡女孩,一向談不上對香港有多喜愛,直至雨傘革命的爆發。它的意義深遠,喚醒了數以十萬計的香港人。以下文章只是本人的立場和主觀的看法,想客觀而全面地了解整個運動,請參考更多的資料。

尚記得一段日子前台灣爆發了太陽花學運,當時我和友人也有關注過這個運動,還記得當時的我和友人說,我很佩服台灣的學生,更羨慕台灣人的團結。我當時說,若易地以處,我也會走出來,但會有多少香港人肯站出來?我並不看好。在我記憶中,香港其實是個頗為冷漠的城市,尤其當我漸漸長大,童年記憶中存在過的人情味也慢慢變淡。我只是個平凡而渺小的年輕人,沒有作出創舉的勇氣,沒有出眾的才能,也從沒有過這樣偉大的志願,對於香港的現狀我無力改變。

中共發表白皮書,重新定義一國兩制,並對香港2017年普選落閘。雖說是一人一票選特首,然而這並非真民主的普選方案。現任特首梁振英便是由689票選出來,自他上台後,反對他的聲音不絕於耳,可見他並不是真正民心歸順選出來的特首。若人大對普選落閘,限定3個侯選人,這3個人都是689,香港人又能選出個怎樣的好貨色?社會只會繼續撕裂,會有更多的反政府聲音存在。同時也有不少人質疑香港的高度自治和一國兩際將會不覆存在。

2014年9月22日,由學聯發動大專生罷課一週以抗議人大對普選落閘,要求確立「公民提名」、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要求中共撤回政改決定,並要求特首梁振英在限期前和學生對話。當時有不少聲音表示,香港大學生的舉動是多餘的,因為那根本無法撼動中共的決定,而他們卻要壓上自己的前途。最大可能就是港人發現一切反抗也是徒勞,最終無奈地接受現實,這件事不了了之,徒留一腔無法紓發的熱血和不甘。那麼,值得嗎?抱歉,香港人似乎已經習慣這樣現實而工利的想法。

2014年9月26日,梁振英仍拒絕與學生對話,同時康文署突然將學生罷課集會的添馬公園借予其他團體,警方也拒絕接受學聯的集會申請。於當天晚上,示威者發動衝擊,重奪公民廣場。此舉無疑是犯法的,我相信當時也不少人不贊同這種做法,認為主辦單位騎劫民意,刻意煽動民眾衝擊公民廣場。但讓我感到憤怒的是,到底是誰將這件事一步步推進,惡化成如今的狀況?

學聯所發動的罷課皆是和平、冷靜、理性的,只是在添馬公園靜坐、聽講師分析香港未來,實行罷課不罷學。然而,政府竟以「已將場地借予其他團體」這種拙劣的藉口阻止學生集會,無疑是不尊重並有意阻止這個運動。警方更是拒絕接受示威人士的申請,甚麼時候起,香港淪為這樣的一個自由全失,全民噤聲的城市?更離譜的是,警察死死地包圍抱團而坐的示威者。其中有人傳出心臟發,警方竟拒絕讓醫護人員進入包圍範圍,無疑是漠視示威者的人身安全。其後警察更嚴禁示威者前往洗手間,強逼他們當眾如廁,這難道不是刻意羞辱他們嗎?警方更阻止前來運送物資的民眾接觸示威者,不准他們為示威者運送水給食物。人權何在,天理何在?

再晚些時候,政府出動了防暴警察驅趕身處公民廣場的示威者。這是自從韓農後香港首次出動防暴警察。後來有網友找回當時梁振英在競選特首時,被其對手唐英年質問,會否有天出動防暴警察對付市民。當時,梁先生堅定地表示,不會。我只想說句,呵呵。

其後凌晨時分,我走出廳,正好聽見電視在播新聞,佔領中環發起人戴耀廷表示立刻啟動佔中。

警察拘捕了衝擊人士,其中黃之鋒、周永康和岑敖暉等學聯成員遲遲未獲釋,更遭到搜查住所。警察竟連黃之鋒住所中未砌好的高達模型也不放過,被黃之鋒質問是否認為高達是具高殺傷力的武器。這難道不可笑嗎?

出動到防暴警察,公民廣場的示威者成功被驅散、拘捕,卻引起更多、更多、更多的市民上街。他們未必贊同衝擊、佔領等手法,更多的人是為了保護學生。他們心痛本應該在校園讀書的學生,如今卻肩負起本屬於大人的責任。於是,翌日有更多的市民趕到現場增援,警方反被市民包圍。

最令人痛心的是,警察竟然對手無寸鐵的市民使用武力。市民赤手空拳,硬食警察的胡椒噴霧、催淚彈。警方聲稱他們使用的武力是最溫和、最合理的,他們有頭盔、盾牌、警棍、胡椒噴霧、催淚彈、槍械,市民卻只有雨傘、面罩、雨衣,你相信警方所謂的對等武力嗎?甚麼時候開始,市民上街竟然要穿上全副武裝?甚麼時候開始,雨傘竟然被視為一種具殺傷力的武器?87枚催淚彈,我永遠都會記得這個數字背後代表的意義,承載了多少港人的執著。

雨傘像花一樣朵朵盛開,不同顏色的雨傘,傘下卻是同一種信念。這正是雨傘革命之名的由來。

可惜,即使面對洶湧至此的民意,政府竟厚顏無恥地表示,622公投、佔中的數十萬人只是少眾,不能凌駕於香港700萬人的利益。但這也不是最可笑的,整個雨傘運動裡最讓人覺得丟架的言論莫過於民建聯的梁志祥竟然指雨傘在民國初期是具攻擊性武器--因為一代宗師黃飛鴻曾使用雨傘和奸人堅格鬥……恭喜梁志祥成為丟臉丟到國際去了,這簡直是年度最可笑的笑話。

9月28日,越來越多的市民趕到現場增援,數量之多難以想像,帶給我很大的衝擊。下午4時,一直留意著新聞的我看見警察高舉紅旗「速離,否則開槍」,我不相信警察真的會對手無寸鐵的市民開槍。但四方八面傳來無數的遙言,現場對峙的警察和民眾情勢劍拔弩張。當天我竟然甚麼也沒有做,只是靜靜地留意著最新消息。

我有老師當天身處現場,她便是其中一個希望站出來保護學生的人,她表示現場非常混亂,就算想離開也不能,那晚是一個非常慌亂的晚上。我記得,當天不少傳媒稱這天為「香港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我記得當時很多大人都勸身邊的年輕人回家,接下來就交給大人好了,他們說,這是他們的責任,你們已經夠努力了。我從來沒有一刻覺得這麼感動過,讓我發現香港人其實很團結,獅子山精神仍然存在。

當晚我在WhatsApp收到一段錄音,那是一個身在現場的女子,她哽咽著向在家的市民求救,指自己被警方包圍,被困在現場無處可逃,警察彷彿失去理智一樣,她希望市民廣傳這段錄音,知道現場的情況,更要關注事情的發展。我還記得當天我和一個不太熟悉的同學交流意見,彼此思緒都很亂,很不安很憤怒。她說,她一直覺得我是一個很冷漠,事不關己己不勞心,把一切事情都看得很淡薄的人,卻沒想過原來我也會這麼熱血。

雨傘運動喚醒了我作為一個香港人,心底裡那份責任感,那份不能泯滅的良知,不願沉默認命的倔強。那一刻我對香港的歸屬感高到極點,作為一個香港人,我感到極之榮幸。我沒有甚麼獨特的見解,只有一份很深的感觸。你可以說我太年輕,所以會衝動,被熱血衝昏頭腦。但經過這次公民抗命,我才真正意識到,有些事情,有些信念,是不容動搖,不可失去的。哪怕如飛蛾撲火也要去爭取。

當晚我們班就有同學打算發動罷課,我看見平日不怎麼熟悉的同學的另一面。最終校方也同意舉行罷課,邀請在這段時間參與過這次運動的老師和同學作分享。我的同學並非最前線的戰士,有的是幫忙急救,有的是充當後援運送物資,有的是幫忙四處尋找物資。

我看見了香港人空前團結的一面,有一些很特殊的事情想在此分享一下。我的一個同學是負責採購物資的,他乘搭地鐵到了幾個站的超級市場、小商店,卻發現所需的物資被一掃而空。更有陌生人和他說,哪個地方的物資已經被清光,哪間士多還有水。甚至有一些上班一族直接抽出五百元、一千元給他,讓他代為購買物資,希望略盡一分綿力。這與我印象中的香港完全不一樣。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情況,能讓我們毫無保留地信任對方。明明,只是素昧平生。那是因為,我們都是香港人,我們都為同一個信念而奮鬥著。

一人一相撐學生、黃絲帶icon、以雨傘革命為主題的藝術創作、金鐘的民主牆、貼滿民眾訴求memo的巴士、隨處可見的「我要真普選」橫額……處處可見不同的港人的聲音。

當中還有不少感人的故事,我想分享幾個我印象深刻的故事。其中一個故事,主角是一群熱血的青年,有幾個青年不滿警方使用過度武力,在警處門口塗鴉。其中一個青年卻反對他們的偏激行為,認為警察做錯了,但他們不可以。這樣只會抹黑雨傘運動的名聲,丟了香港人的架。於是這幾個青年人就四處找水和清潔劑清潔牆上的塗鴉。誰說香港的青年人是廢青?社會逼得這群青年人變得成熟了,他們也懂得獨立思考,他們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不是為了反而反。

Are these the world's most polite protesters?

眾所周知,香港的雨傘革命一直為世界傳媒所關注。不同於國外抗議、示威方式,香港的抗命方式是主張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哪怕面對胡椒噴霧、87枚催淚彈、橡膠子彈種種不對等武力對待下,香港人也只是舉高雙手或撐起雨傘保護自己。沒有人以暴制暴,沒有人趁火打劫。他們更勸喻其他市民保持冷靜,不要被煽動情緒,被政府抓住痛腳。

我也有親身到過旺角,平日總是人山人海,水洩不通的彌敦道,卻彌漫著和平的氣氛。兩旁的商店照常營業,連金鋪也不例外,這已經有力證明了佔領運動的和平。馬路上是佔領人士的睡袋帳篷,貼滿了「我要真普選」、「守護香港」的標貼,掛滿了雨傘的裝飾品。從小到大,我去過最多的地方便是旺角,我一向也討厭旺角這個車多人多空氣質素惡劣到極致的鬧市,那一刻我卻覺得這個地方很美很美。

無數的市民通宵留守街頭,他們已不是在響應由學聯、佔中發起人的呼籲,而是自發的、自主的站出來發聲,他們知道這場公民革命並不容易,他們隨時可能會被捕,甚至受到傷害。同時也有無數的市民自發捐贈物資,佔領地點有多個物資站,井井有條地將物資分配,清楚列明欠缺哪些物資。他們甚至會自律地清理現場,將垃圾分類。這麼有公德心的香港人,我實在為你們自豪。

那段日子裡,不在港島區上學的中學生放學結伴而來,他們或舉起紙牌「生在亂世,有種責任」,或拿起掃把清掃現場。商店免費開放予抗爭者休息、充電,為抗爭者打氣。亦有不少的藝人不怕遭到國內封殺勇敢地站出來發聲。其中包括何韻詩、黃秋生等。13萬人高歌《海闊天空》,揮動手機熒幕,那一片美麗的手機海照亮了星空,那幅美景我永生難忘。有幾天晚上下起了雨,我既擔心抗爭者的健康,又擔心會有更多的人散去,然而在風雨裡他們的意志卻更堅決,無畏風雨繼續留守。

--無論雨怎麼打,自由仍是會開花。

然而並非整個雨傘革命都如此和諧,依然有讓人心痛的事發生。

其中我最深刻,最憤怒的是網上流傳的一段短片,一名老婆婆背對警察和人交談,一名警察竟拍一拍她的肩膀,待她一回頭就朝她的臉狠狠地噴胡椒噴霧。真真是喪心病狂,竟然連一個老人家也不放過,那名老婆婆絕對沒有半點武力威脅,她身上連把雨傘也沒有。另一件讓人憤怒的事便是在旺角,藍絲帶【支持警方執法】與黃絲帶【支持雨傘革命】的市民對峙。

一名男子竟然明目張膽地胸襲一名女子,女子大呼非禮,警察在旁卻無動於衷,任由女子被非禮。最後他們要求女事主冷靜,表示警方會處理。而該名男子早已逃之夭夭。而在那段短片的留言中,藍絲帶們竟表示,出得來應料到會被非禮。敢問,是否從此以後大家為了自身安全著想再也不應該出門了?香港甚麼時候變成比古代封建,比伊斯蘭教更可怕的地方?

後來發生的事更讓人覺得這個世界真是黑暗。不少藍絲帶明目張膽地請打手擾亂旺角秩序,毆打黃絲帶,拆毀路障,明標價碼,何其荒謬,如何讓人不氣憤?佔領人士一向冷靜自持,絕不使用暴力,即使遭藍絲帶辱罵挑釁,也只是對對方唱一首生日歌,毫不動容。真正的暴徒是藍絲帶,他們卻指黃絲帶使用暴力,破壞社會秩序。更讓人覺得心寒的是,警察竟公然庇佑那些藍絲帶,任由佔領人士被他們毆至頭破血流,甚至反而拘捕傷者指他們毆鬥。所有人都清楚那群人是黑社會,警察卻無動於衷,草草拘捕幾人當交差。看著警察漸漸變成警「賊」,實在令人痛心。

最可恥的是,警察口口聲聲依法辦事,堅決執法,卻不斷濫用權力,對示威者施予暴力。不少人被拘捕後在警車上被暴力對待,出來就傷痕累累,更有記者拍攝到七名警察把示威人士拖到暗角圍毆。而說到這件事,就不得不提到大台TVB。無線記者客觀地描述出畫面所發生的事,警察的確在對示威者拳打腳踢。TVB後來竟然刪去這段新聞,指警方只是「涉嫌」向示威者施予暴力。事實上,真相是怎樣大家都一清二楚不是嗎?TVB的解釋指「我們不是對方肚裡的迴蟲,不會知道對方想在甚麼,因此只能用涉嫌這個字眼」,實在是貽笑大方。

我知道社會上持有不同意見是正常的狀況,畢竟每個人的價值觀都不一樣。就好像曾經有一個家長向佔領人士表示不滿,因為佔領運動令他的子女足足一個星期未能上學,他拆毀佔領運動懸掛的裝飾、橫額,指佔領人士可以打他,他是鐵定要反對佔領運動的了。佔領運動的確對社會帶來很多影響,但若我們不去爭取,眼睜睜看著香港淪亡,等待我們的將是灰暗的未來。

接下來我要分享一下藍絲帶們帶給我的無限歡樂。感激他們親自驗證了何謂精神病人思路廣,我真佩服他們竟然可以活得如此無知而理直氣壯。

(29/11/14) 但今天打這篇網誌打了3個小時很累了QAQ 下次有空再整理一下資料和圖片,希望能寫寫二次創作和鳩嗚XD

--有空再寫藍絲帶的智障趣事,雖然可笑,但也可悲。

(26/12/14) 今年的聖誕對我來說是一個極度難忘的日子,我沒有選擇和家人或者死黨一起慶祝,而是和兩個不太熟悉,有點熱血的朋友一起渡過一個黃色聖誕。我們參與了由歌手何韻詩、黃耀明等人在中大舉辦的《黃色聖誕‧音樂串流》。--勿忘初衷,回到最初罷課的起點。

http://new.livestream.com/accounts/11435005/events/3679670

我凌晨三點才回到家,身體很累很累,精神卻很亢奮。

昨天一整晚都下著雨,上千人聚集在中文大學,撐著雨傘坐在大會準備的膠桌布上。哪怕風雨交加,寒風凜凜,眾人的熱情仍然絲毫不減,沒有半句怨言。看著一把把撐起的黃色雨傘,願意把聖誕節空出來,參與這個音樂會,再一次證明香港人的團結令我很感動。

其中一隊的表演嘉賓是由數個只有十四五歲的少年組成的樂隊,他們在9月28日那晚為香港人創作了一首歌,令我欽佩他們的並非他們的才華,而是他們的精神。

20141225_170009

20141225_183053

20141225_190332  

聽完音樂會已經八點了,我和友人離開中大去旺角吃飯,打算吃完飯之後去「鳩嗚」。但直到十點也未見鳩嗚團的蹤影,只好不斷刷FB和新聞留意最新的動態。但因此恰恰錯過了成為被包圍的一員的命運,而成為了在封鎖線外旁觀的一員。

鳩嗚  

知道大家可能不太清楚鳩嗚的意思,先解釋一下,鳩嗚是借「購物」的普通話讀音而新創的一個香港詞語。一定程度上諷刺大陸人來港自由行的種種惡行,而大批支持佔領運動的黃絲帶們就以「鳩嗚」為名,在旺角進行一番購物不肯散去。網民原本是響應特首要求,到受佔領影響的地區消費嘛,最後卻被武力對待。莫不是只是內地人有購物的權利?

我想經歷過大陸人來港自由行,有錢就是爺,要不是我們來購物你們香港早就死定了,中國人是香港人的祖宗之類的經歷,大部分的市民都對自由行極度反感。當中種種惡行就不一一贅述了,我怕又要寫個幾萬字。

另一層面上,按照香港網絡大典的解述--「鳩嗚」按字面解說是「亂叫一通」,除了用來嘲諷該場由建制派促成的遊行如何荒謬,亦引申為一種「說非成是」的態度,過程中更是理據欠奉,就像只需發出「嗚嗚」的聲音就是真理,比一般的「9up」多了一種政治意味及無力感。

 

我覺得這首歌說出了蠻多香港人的心聲,無意醜化,只覺可悲。

言歸正傳,大約晚上十一點,我從《蘋果日報》的FB上得知鳩嗚人士在金魚街被大量警察包圍,聲稱他們正在參與一項非法遊行。當我和友人趕赴金魚街一帶,附近的通道大多已被封鎖。最後我們從一個狹窄的小巷到達封鎖現場,在封鎖線外看著警方和鳩嗚人士對峙,爭持不下。

20141225_235302  

現場有數十名警員包圍著鳩鳴人士,整條街道都被封鎖,一排又一排的警察像木頭一樣站在原地。是的,像根木頭一樣,無論我後方的市民如何叫囂挑釁辱罵質問,他們都毫無反應,就像聾了一樣。我突然浮現很多的新聞,我想起警務處長曾經讚揚警察克制冷靜地執法,我想起在《經濟日報》上看到的社論指大部分的警察在沉重的工作壓力之下仍保持專業和克制。

我對警察的仰慕頓時有如滔滔江水永不絕……是、這、樣、才、怪!!!!!!

市民的挑釁侮辱確實過分了,但為何市民會如此激動?他們氣的是警察毫無良知,助紂為虐,他們都是香港人,為甚麼不支持一直為一個公平的制度而抗爭的鳩嗚人士?粗言穢語不絕於耳,我沉默地觀看著事態的發展,因為我是站在封鎖線的最前方,所以我能清楚地警察面上不以為然、不耐煩、左耳入右耳出的神態。

面對市民的侮辱挑釁,警察不為所動的確可以稱揚他們「專業」,但這份專業乃是理所當然。引用沈智慧裁判官的一句話,警察並非免費服務社會,They are well paid for it.

食得魚抵得渴,當成為警察的那一刻開始,他們應該有覺悟,手中的權柄越大,責任也越大。保持克制,專業,公平,正當地執法,捍衛公義,阻止罪案發生,是他們的天職,並非甚麼值得特別稱道的事。但當他們稍有越矩便會被無限放大,也許這對警察來說是一種不公平,但我卻覺得很容易理解。工作壓力大,是不是代表可以在市民身上發洩?就好像之前有一位警賊,恐嚇女示威者把她拘捕,帶回警署強姦。敢問,身為警察,有權利這樣做嗎?他應該這樣做嗎?無怪市民愈來愈痛恨警察,警民衝突越來越強烈。

警察有他們的職責,市民有他們的訴求,但何為雙方有矛盾時,在市民對警察根本無法造成任何程度的危害時,第一個使用武力的會是警察,對待手無寸鐵的市民?

當時在街道上,大批警察組成人牆包圍鳩嗚人士,行人路上的人高聲向警察質問為何要包圍他們?警察聲稱正在進行搜證過程,卻在沒有任何理由,未定罪的情況下帶走數人,被途人阻止。並非市民不願合作,而是警察的黑歷史太多,你要我們如何相信一個會把示威者帶到暗角圍毆的警務人員真的會公平執法,誰能保證這些落單的市民的安全?

警方要求被包圍的鳩鳴人士留下身份證號碼,拍照後方可離開,期間有一位女士高聲質問警方會否把那些市民的身份證號碼交給澳門的入境處,令他們無法進入澳門?皆因前陣子澳門拒絕讓鳩嗚人士、支持佔領運動的人進入澳門境內,就連一個與某鳩嗚人士同名同姓的小孩都不予入境!這是何其荒謬!一個幾歲大的小孩能對澳門的社會秩序造成甚麼危害?我實在是看不懂。

當時街上所有人都聽著這位女士連番的質問,紛紛鼓起掌來,她的聲線很大,我能肯定所有人都聽到這一番說話。至少不可能沒有警察聽不到吧?然而,她多番催請警務人員回答她的問題,但等了又等,還是無盡的沉默。甚至她站在一名警察面前,該名警察還是無動於衷,充耳不聞。

我突然就懂了警察的「克制」、「冷靜」,換個詞,那叫「無視」。我越覺心寒,面對不滿質問挑釁辱罵,警察竟然也可以無動於衷,像一個沒有感情的機械人僵立在原地執行自己的「程序」,絕不多做一步,機械化,而且毫無人性。當著他的面問話,竟然也可以充耳不聞,彷彿他真的聽不見似的,實在太可怕了。麻木到這樣的地步,我想警察撫心自問,他們的良知何在,他們真的滿意這種生活嗎?

未來的香港會否變成一個市民被噤聲,政府充耳不聞的社會?

在警方拿著大聲公呼喊,鳩嗚人士方才參與了一場非法遊行,他們將保留追究權利時。我問自己是否真的有作抗爭的心理準備,如果我是當中被包圍的一員,我是否無懼無悔?目前的我確實沒有能承擔這種法律責任的能力,沒有這種只顧自己未來的權利,我還在讀書,我的心裡尚有不確認。

我想我是一個屬於不易被煽動,不熱血的人,我最多只是感動,想更了解這場運動,盡自己的綿薄之力支持。

但後來發生的事令我意識到,看到不公義的事,良心總是會先於理智發聲。

前面說了,兩旁的行人路都拉了一條長長的封鎖線,途人只能在封鎖線後旁觀。當時,我親眼目睹,對面封鎖線有一名市民無意中踩上那條封鎖膠帶,他甚至沒來得及退步或前進,馬上就被原本負手佇立在馬路上面無表情彷似一尊木頭似的警察迅速推到後面的鐵閘,將他制服。

敢問一名手無寸鐵,甚至還未踏入滿是警察的封鎖區的市民,會對他們造成甚麼威脅,以致他們不得不幾個一同撲上去制服該名市民?這完全不合理吧!

我身後一片大叫,謾罵,質問的聲音,大呼救命的聲音不絕於耳,粗言穢語滿天飛,但我們卻不能越過封鎖線,只能眼白白看著對面陷入混亂,手足無措。記者,對面的市民一窩蜂地湧過去,閃光燈把附近照得像白晝一樣光。我覺得我的心比這個寒冷的晚上更冷,香港的未來比這個晚上更黑暗。

我又想起警察「慈母」論,警察「克制」論。到底是慈母,還是持武;是克制,還是濫權。那一刻,我清楚了。在這一日之前,我對警察的感觀是既痛恨又同情,我認為警隊裡有埋沒良心的敗類和害群之馬,但也總會有良心未泯的警察。他們夾在上司和市民之間,也是會左右為難。但過了這一日,我清楚自己再也不會相信所謂的克制論,專業論。

混亂了一段時間,場面恢復冷靜,兩旁的行人紛紛「和平散去」。事實上,人群並沒有散去,而是不約而同地步行至旺角警署。先說了喔,我們並非「非法集結」,而是「恰好心有靈犀」而已。我原本也覺得鳩嗚雖然是以「購物」為名,實際上也是結集為實,但我實在是不忿警察的所作所為。

平安夜、聖誕夜在旺角、銅鑼灣等地區布置大量警力,以「莫要阻礙市民歡度佳節」為名警告抗爭人士不要作出任何行動,而不讓市民走入旺角行人專用區,大拉封鎖線種種行為,難道不是另一種阻礙市民歡度佳節的方式嗎?至少我覺得在街上三步一警察,我是完全高興不起來就是了。有種有宵禁好了!!!乾脆讓我們回到帝制統治的古代,高壓地禁止我們晚間出門,禁止結集會社。你敢嗎?

一行人分散步行至旺角警署,要求釋放「四眼哥哥」,警方卻馬上拉閘,他們真的那麼懼怕市民嗎?可我怎麼覺得他們更可怕?他們在對面馬路一個狹小得只能容立不足二十人的成立了「示威區」,讓「示威人士」到「示威區」「表達訴求」。呵,是對著關起來的閘門靜坐,還是大聲呼喊?真是富有警方特色的表達訴求方法。是啊,意見接受,態度照舊,不過暫時是你們隨便表達,反正我們就是不聽。

 

無論你是愛它不愛它
還是可將那勇氣帶回家
時代遍地磚瓦卻欠這種優雅
教人夢想不要去談代價

謝謝您的關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相忘回首已成川

小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香港爆發出來的力量讓人驚豔,
    再多不自由都限制不住公民的覺醒。
    加油!

  • 謝謝:)!!!

    小澄 於 2014/12/09 22: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