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篇心得都充滿著囉嗦的碎碎念和劇透,請務必慎入並自行避雷。
※ 評價出於主觀感受,僅作參考。歡迎討論,但請保持理性。
※ 主流為HE、1V1、BG、SC,正劇或輕鬆文。
※ 歡迎推文,但留意小澄不看悲劇及虐文,也請不要推男主非處的文,謝謝。
※ 雙處文標籤SC,按前文後理推測為人品處的則標籤RPC,沒標明即文中沒有提及,無從稽考。
※ 歡迎同好訂閱以及留言,歪樓也完全沒關係。
※ 這麼熱情的好版主真的不約嗎(*¯︶¯*) Follow一下ig唄:_xccheng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翻手男覆手女 

泥巴人《翻手男覆手女》
喜愛: -
評價: 8.2
字數: 172.2萬
[西幻][穿越][異世][復仇][女強][性別轉換]
起點,HE,1V1,SC。賽菲爾·亞姆(水伊人、比凌)、永恆·無極。

備注: 很喜歡的西幻女強復仇文,人物塑造十級棒!

文案
死後穿越異界的靈魂,在獲得身體和自由的那一刻,也同時繼承了復仇者的命運。
一個能夠改頭換面、善於禍害他人的腹黑女主
一個武技高超、俊逸無雙的溫柔少年
一頭貪生怕死、好色愛財的輪回靈獸
這個雙面人的故事開始了……

034.gif  

閒來無事又重讀了一次,順道寫寫心得,當年就已經很喜歡《翻手男覆手女》,後來幾年裡也再沒有找到比它更合我口味的西幻女強文。以復仇為基調,但每個出現過的角色都帶給我很深的印象和震撼,哪怕是幾年後的現在我還記得清清楚楚。

我對裡面出現過的角色實在抱有太多太強烈的感情,因此這篇心得我寫得特別長,花了很多時間整理心裡凌亂的想法。僅僅是抒發個人感受,獻給叉子、蘇迪、永恆和賽菲爾。

略寫配角和劇情,主要想寫的是帶給我無盡惆然和遺憾,叉子和比凌那段有緣無份的錯過;像大哥哥一樣守護和關注賽菲爾,並為她而死的半矮人蘇迪;以及書中的男主角,賽菲爾的最後歸宿精靈永恆。

【起始】最早出場的碧和凜戲份雖少,但在賽菲爾心中,在我心中也擁有很不錯的份量。

擁有藍寶石般的眼睛,一頭璀璨金髮的天真女孩,降靈族少族長,水伊人的主人,碧。她天真可愛而聰明,卻在一夜間遭逢變故。明明可以讓伊人替她死去,卻在最後保護了怯懦怕死的伊人。

凜是溫柔清俊的銀髮男子,最終為保護碧而死去,為碧獻上靈魂,這偉大的饋贈,最終卻成為了伊人保命的資本。

從此起,伊人擁有了兩個不同性別的身份,一個是相貌酷似凜的銀髮武士比凌,一個是融合了伊人和碧的白髮藍瞳女孩賽菲爾。碧賦予伊人新生,給了她身體、靈基、天賦,凜賦予她另一層身份,作為保命的資本和掩飾,也讓伊人背負上降靈族的血海深仇。

從此,她有了一個新的名字,賽菲爾--藍寶石的意思,紀念那個誕生在藍色寶石之月的藍眸女孩。

而凜和眉毛的番外似水流年也是一齣錯過的戲碼……居然是第一個讓我有點想哭的情節。

--你為什麼不晚點出現?
--……

--這一次,我不會早,也不會晚……
--……
--眉毛……眉眉……小眉子……
--凜,你終於叫我的外號啦
--眉兒……

【安基島】
亞姆伯爵家裡的千金染了蝶紋症逝世,伯爵府正在挑選養女,而賽菲爾當時正好就長了一塊紅班。賽菲爾用她的聰明、勇氣、冷靜、柔軟的心、犀利的手段贏得了伯爵府養女的身份,成為了亞姆伯爵的繼承人。

從此,她就是安基島的統治者,獅鷲花族章的繼承人,賽菲爾·亞姆。她得到伯爵府的一切,成年後她能繼承亞姆伯爵的爵位,得到所有的家產和安基島,包括暗中的勢力和關系網,以安基島作為她復仇的基地。

而與之交換,她所需要付出的代價便是簽下血契,將性命和米麗夫人綁在一起,若米麗夫人難受,她亦然,若米麗夫人死去,她亦會在一年後死去。亞姆伯爵用所有的領土、財富、權勢,交換了菟絲花一樣柔弱的米麗夫人幾十年安康幸福的生活,給她一個孩子作為精神寄托。

對賽菲爾來說,她和米麗夫人雖然沒有血緣,卻是世上最親的親人。正如永恆所相信,無論這段母女關係最初出自於什麼,她的確視米麗夫人如母親。她絞盡腦汁弄出五子棋等玩物讓米麗夫人開心,對米麗夫人的孺慕依戀和關懷,都是真實的。

米麗夫人的慈愛讓賽菲爾得以在異世感受到溫暖,以及久違的母愛,而賽菲爾也回饋米麗夫人最真摯的親情。

而身為賽菲爾·亞姆,她對安基島的統治讓人挑不出差錯,她將現代的一些概念搬到異世,對內改型、向外擴張。亞姆小姐是個合格的,讓人敬仰的統治者,在她的統治下,安基島的生活富足,成為了一處讓人響往的樂土。

在安基島上的生活可說是這篇文裡最輕鬆,最安靜平和的一段日子了。

【叉子
叉子,雖然他的名字很奇怪,但我想起這本書,總是不由自主地懷念這個黝黑少年。他總是懶洋洋、淡淡的,從不多管閒事,卻會用沉默給予比凌空間和支持。

他是個單純質樸的漁村少年,有個單純可愛的妹妹,除了對武術有濃厚的興趣,一直別無所求地過著平靜的漁村生活。直到他在海邊救了比凌,他的命運就此被徹底改變,他被比凌捲入一個名為復仇的漩渦,這個陽光少年,最終也沾染了陰郁。

是因為比凌害怕孤單,他知道叉子痴迷武技,所以他用大千世界的精彩激起叉子內心的澎湃,引誘他和他一起出外冒險。

--叉子,若不是有你在。我如今又會變成怎樣呢?

叉子從比凌身上第一次得到認同,擁有夢想,明白了自己以後想走的路,他和比凌組成二人傭兵組合在這片大陸上闖蕩,他們是最親密的戰友和同伴,和叉子相處的時候總是淡淡的、自然的、輕鬆的,那些時光是叉子這輩子愜意最開心的,大概也是賽菲爾長久以來最放鬆的時候。

我只能說叉子和比凌實在是一場遺憾的錯過,叉子一直知道比凌有著神秘的過去,卻從不過問。當比凌想向叉子坦白時,命運卻不讓他如願,好不容易凝聚起的勇氣頓時煙消雲散,此後他再沒有機會向叉子坦白。因為他明白到,叉子能理解比凌,喜歡和比凌相交,卻不喜歡處於心機算計的漩渦中的伯爵小姐賽菲爾。他害怕叉子知道一切後,他會失去這個摯友。

  叉子能理解比凌,卻完全不懂她。在叉子看來,安基島的伯爵小姐和其他貴族一樣,並不屬於他的世界。他能尊重她、感激她、維護她,卻不會喜歡她。尤其,在他眼裡的亞姆小姐,是個心眼多、會演戲、愛耍計謀的女孩子。

在比凌為米麗夫人擋劍重傷時,叉子的表情頓時凝固了,眸中爆發出瘋狂的殺意;為了比凌,他以身作餌殺了來自東大陸的離姬;在和比凌別後重逢時,他不自覺地說出:「有許多話,我只想對你說啊……」;在比凌說出讓叉子邀請安參加晚會,叉子微妙的反應和歎息……

許多許多的細微之處,無不反映出他對比凌是有特殊的感情。叉子是個很細心的人,然而,他縱然有所察覺,卻懶得去想,寧願逃避自己的心,而後來的他已經不敢去想。

--同伴,我們是並肩戰鬥的同伴,從前是,以後也是。

  「我覺得,再見到她,我會痛苦;再見到我,她也會痛苦……與其相對痛苦,倒不如做回陌生人,彼此都輕松一些。」

  從新年舞會上的邀舞,到生日晚宴時的外衣,從一路若有似無的關照,到絕少出現在那張俏麗臉龐上的羞澀神情……賽菲爾小姐的隱秘心思,他難道沒有察覺到嗎?和懶洋洋的外表正相反,他其實對某些事情格外敏感。正因如此,他才不願再糾纏下去,讓一切慢慢淡去,對滿心傷痛的他和她,都是最好的選擇。

這對叉子和賽菲爾之間是一件多麼殘酷的事,叉子給了她最初的溫暖和信任,可他只願親近比凌,卻無法接受她作為賽菲爾的一面。叉子那麼細心那麼敏感,能比安先察覺到她喜歡他,自然也察覺到賽菲爾對他的與眾不同,但他只能迴避。

可是啊,只有比凌和賽菲爾合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她,這便注定他們無法開花結果。更可悲的是,從小魚死去那一刻開始,就有一條巨大的溝壑存在於他們之間,無論是比凌和叉子,還是賽菲爾和叉子,都注定再也不可能了。這段朦朦朧朧的初戀,在未開始時便已經結束,最終能讓她坦白賽菲爾和比凌其實是同一個人,讓對方選擇接受或者拒絕的人,只是永恆。

其實叉子,雖然沒有外露,但他終究是怯懦了一些,他沒有永恆的堅持和單純的愛戀,他總是不斷地逃避,直到命運將他們分開。雖然我覺得很遺憾很惋惜,但比起被動的叉子,我更喜歡主動的精靈啊!!!

節錄片段
  「賽菲爾!」叉子的聲音,不似賽菲爾想像中那般低落;他地語氣,也與平常地敬而遠之大為不同。

  「唔?」賽菲爾凝視著對方,細細掃過他的眉眼。他地目光很奇怪,似悵然,似明悟,似無奈,似解脫。
  「賽菲爾……」叉子又低低喚了一聲,隨即扯開嘴角,淺淺一笑。
  他的聲音,猶如幽幽歎息,響在她的心底。他的微笑,不同於素來的慵懶,帶著一種溫柔的悲傷。
  「我一直都很喜歡,和比凌在一起的日子。」
  沒頭沒腦的一句話令賽菲爾心中一驚,還沒等她作出應對,叉子已經自顧自說下去了:「我這個人,自私、固執、怯懦,寧願當鴕鳥也不願面對現實所以……我失去了……

最後叉子單膝屈下,向賽菲爾行了個武士效忠的禮節,是開始,也是結束。--這是叉子與賽菲爾的開始,卻是叉子與比凌的結束。一切都回不去了,賽菲爾和叉子只能說一句,就這樣吧。

【蘇迪】
蘇迪,他是最早關注賽菲爾這個明明處於天真爛漫的年紀,眼神卻總是滄桑悲涼的女孩的人。他曾多次給予過賽菲爾幫助,替她保守秘密,他在賽菲爾的生命裡是最獨特的存在,我一直覺得遇上蘇迪可以說是賽菲爾最大的幸運。

於賽菲爾,蘇迪一直是值得信賴可以託付秘密的朋友,是可以讓她偶爾任性地惡作劇的大哥哥。--可憐蘇迪在一出場就被派了哥哥卡,所以我一直也沒有把他當成可能是男主的侯選人來看待,但他卻是我最喜愛的男配角。

只是每當我想起蘇迪,總是會覺得很惆悵很遺憾。他是最早遇上賽菲爾的人,比起賽菲爾後來的同伴,他更清楚賽菲爾有著晦暗不明的過去,卻願意為她保守秘密,他一直看著賽菲爾從一個聰慧女童,漸漸長大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既憐惜她,又喜愛她。

蘇迪比叉子、永恆都要早發現賽菲爾和比凌之間的不對勁,要多關注一個人,才能發現這兩個截然不同的人居然是一體這個不可思議的事實?從來沒有人疑心過賽菲爾和比凌會是同一個人,長年的偽裝讓賽菲爾能自如地分飾兩種人格,也讓變形獸葉子能毫無破綻地飾演比凌或賽菲爾。

事實上,誰又會疑心這種匪夷所思的事?只有蘇迪,這個既全心關愛賽菲爾、又真心關切比凌,最早遇見賽菲爾,看穿她一派天真下的偽裝和滄桑,才能將一點一滴的痕跡連繫在一起。他一直想得到賽菲爾的信任,可是當他知道了她最大的秘密,他卻要求賽菲爾將他這段記憶抹煞。

每當賽菲爾遇到危險,蘇迪總是會挺身而出,就好像賽菲爾被水使那個變態擄走,他不顧性命也要追上去,哪怕他知道他根本不是水使的對手,他只想用自己最引以為傲的速度追上水使,得到賽菲爾行蹤的消息,哪怕這個消息可能需要他付上生命的代價。

而後來賽菲爾抱著拼死一搏的心態孤身前往東大陸,蘇迪義無反顧地去救只剩下數月性命的她,最終為保護她而死,卻滿足於自己守著了當年說要保護她的承諾。

幸虧他發現了撿起了永恆送給賽菲爾的那朵花,才讓精靈找到賽菲爾,最終,還是蘇迪救了賽菲爾。我不禁想,蘇迪真的是上天派來拯救賽菲爾的天使嗎?

節錄片段
  「我說過,我會保護你,這是承諾……」蘇迪喘息著,忽然笑起來,全然不顧唇間溢出的殷紅血沫,「那些家伙們沒有得逞!我成功了,不是嗎?」

  這是賽菲爾第一次看到他笑得如此肆意,眸光亮得驚人。這靈貓一般的綠眸少年,忍不住唇邊那抹得意的笑,就連碧玉般的眼瞳也泛起眩目璀璨的熱度來。
   「賽菲爾……」他含著比冬日麗陽還要溫暖的笑,低低喚著她的名字,「你,你要--活下去……即使只有一年時光,也要微笑著度過……」
  渾身一震,賽菲爾難以置信的望向柔暖微笑的綠眸少年---他知道,他竟然知道!他明明知道她只有數月生命,為什麼還要豁出性命來救她?!
  「不要讓自己的人生留下遺憾……」少年血淋淋的右手慢慢抬起,一朵沾滿鮮血的藍色花苞靜靜躺在他的掌心,「這個……我幫你收起來了……」
  是她丟掉的那朵藍色靈力花?賽菲爾突然想要哭,卻怎麼也哭不出來。她的眼前似乎有無數金星在飛舞,靈魂仿佛已經脫離了軀殼,沒有了思想,沒有了感覺,哭也哭不出聲!
  「賽菲爾,最後再笑一笑吧,就當是為了我……」
  就在這一刻,賽菲爾似乎看見了某種深刻而濃烈的感情,在蘇迪那碧綠澄淨的眸子裡。他那快意的、得償所願般的溫暖笑容,和著柔情無限的目光,帶著滿腔熱度,像要看到她心靈的最深處。

那個默默關注了她數年,守諾保護了賽菲爾數年,贏得她全心信任,值得她託付秘密的蘇迪,那個聽見她惡作劇般喊他做「大哥哥」時會露出無奈又縱容的表情的蘇迪,最終還是為保護她而死去。

哪怕是在最後一刻,他還是一如以往地憐惜背負沉重仇恨的賽菲爾,將那朵永恆送給她,卻被她丟棄的生日禮物還給她,教會她--要珍惜。

蘇迪終究與賽菲爾有緣無分,無緣成為賽菲爾愛的人,但他以另一種方式永遠地活在她的心裡。蘇迪的死讓我哭得滿臉淚QAQ

【永恆】
永恆,高傲而敏感的精靈少主,不擅於與人相處,總是給人傲慢無禮的感覺,前期的精靈確實不討喜。再加上他中二到爆的名字,我完全沒有想過他會是男主。也看過書評區裡有很多人覺得在叉子、蘇迪、永恆三個男主人選中,永恆是最平平無奇的。

可是,在總多男角色裡,唯有在他身上我最能感覺到愛情。

蘇迪的守護讓我感動,他的逝去讓我覺得惋惜,我承認他會以另一種方式永遠地存在於賽菲爾和我心裡。可是他在賽菲爾眼裡、在我眼裡,他終究是一個像大哥哥多過像情人的角色。他對她是憐惜多於我所理解的愛情,他從來沒有向賽菲爾表白過,沉淪在復仇使命中的賽菲爾亦一無所覺,只在他死在她懷裡時才恍然頓悟,但那實在太遲了。

蘇迪和賽菲爾之間的情愫還沒來得及發芽,兩人便已經陰陽相隔了。直到最後一刻,蘇迪在賽菲爾心中仍是一個她所信任的大哥哥、一個摯友。退一步說,就算蘇迪在更早的時候主動去爭取,換來的大概只會是賽菲爾的冷漠疏遠和婉拒。如果蘇迪的溫暖能拯救深陷仇恨的賽菲爾,在更早的時候他們早已達成HE了。

正正是因為知道蘇迪是一個多美好的人,滿心仇恨和黑暗的賽菲爾只會更抗拒接受蘇迪。她不會想把蘇迪拖進泥潭,就好像賽菲爾也曾經一次次拒絕精靈,狠下心傷害他一樣。彼時的賽菲爾把仇恨看得太過重,再溫暖治癒的蘇迪也無法給賽菲爾真正的救贖。

或者說,在失去蘇迪前的賽菲爾根本還未意識到自己並沒有想像中無情,一心想報仇雪恨,忽略了身邊的人帶給她的溫暖,正是蘇迪的死令賽菲爾學會了珍惜眼前人。但在那之前,賽菲爾只是個麻木地活著的復仇者而已。

至於叉子和比凌的有緣無份更讓我惆悵,那樣的錯過是一種莫大的遺憾,可是我卻明白叉子並不是適合賽菲爾的那個人,他比蘇迪更加不適合賽菲爾。

他是賽菲爾生命裡最初的溫暖和最信任的人,這種依戀長久發展下去可能會是愛情。可是命運沒有給予他們時間,到最後無論是叉子對她,還是她對叉子也遠遠未達到愛的地步。

而且他終究是一個平凡少年,賽菲爾如何忍心將這個陽光少年拖入無盡的黑暗中陪她沉淪?更何況叉子根本不能像永恆一樣接受她的雙面身份。

--我會留在你身邊,賽菲爾,一個人行走在路上,會寂寞的……

唯獨是精靈對賽菲爾,從初見的兩看相厭,到被她所吸引,繼而迷惑、掙扎,到學習如何去愛,學會放下驕傲和自尊,哪怕被傷害也從來沒有退卻。

因此最終賽菲爾讓利亞蘭帶走叉子,留下永恆和她。她選擇與之同生共死的人是永恆

只有精靈一直都懂得賽菲爾,一直並肩陪在她身邊,將她拉出黑暗,或者陪她在黑暗中行走。

  永恆,這世間為什麼會有你這樣執著的男子?而你,又為什麼會愛上我這樣自私的女子?
  哪怕我一次一次將你推開,你也一直不離不棄,選擇與我並肩前行,直到,我也喜歡上你。
  是的,在混亂思緒的最後,用充滿愛意的聲音默默念出的名字,是永恆,只有永恆。

傲慢的精靈遇上多變的人類,他愛上那個和他一樣驕傲而不服輸,會理直氣壯地教訓他的女孩。他們是那樣的相似,正正是賽菲爾骨子裡的驕傲吸引了精靈,他是最懂得她的堅持、倔強、不服輸、執著的人。就好像在學院那場比試,她身上血跡班班卻咬著牙不肯喊一聲痛,不肯服輸。所有人都叫她棄權,永恆卻走到賽菲爾身邊,奪走那塊能讓她隨時棄權的白色布巾。

他對眾人說:「你們,不要破壞她的驕傲。」他第一次開口鼓勵賽菲爾,他是懂她的,比所有人都懂。

--哪怕是和比凌相伴幾年的叉子,他能懂比凌,卻永遠不懂賽菲爾,也不想懂,他只覺得這個大小姐是在倔強在賭氣,只有精靈懂得她的驕傲。就如她也懂得精靈一樣,在她看見精靈為了回頭救比凌而毀容,誤以為精靈被逼失身於兔人時,她維護了精靈的驕傲,沒有對他有任何特殊待遇。

有時候,連他們自己都察覺不到,自己其實和對方一樣倔強好勝、不講道理、死要面子。精靈在賽菲爾的義正辭嚴的教訓下慢慢轉變,反過來教訓賽菲爾太過倔強--承認自己需要幫忙,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不論情由的拒絕幫助,才是真正的自大與愚蠢……這番說話正正是賽菲爾曾經向太過固執和倔強的精靈說過的,精靈改了,賽菲爾卻犯了和精靈相同的錯,輪到精靈教訓她。

精靈是驕傲的代名詞,對別人他往往都是冷漠以待,不會正眼瞧一下,但為了賽菲爾精靈卻甘願紓尊降貴。在賽菲爾被水使擄走時,他不惜放下姿態向他平時不屑一顧的同學懇切請求,只為能用最快的速度趕去救賽菲爾,平日的冰冷和漠然都被焦慮擔憂所取替。只有賽菲爾能令冷靜自持,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精靈放下自尊,變得溫柔、羞澀。

最初的賽菲爾,為搏得精靈的好感,得到他背後勢力的支持,她的確是耍了些心機。她順利贏得精靈的好感,最坦率真誠的感情。可是事到臨頭,她卻不忍心利用精靈至誠的感情,她曾以為,為了復仇她能不擇手段,不惜利用身邊所有人。

可是,在面對精靈清澈的眼睛,卻會覺得愧疚,唾棄自私的自己,是精靈單純而真摯的感情讓她醒悟了,讓她不至於做出利用對自己友善的人的感情這種事,找回迷失在仇恨中的自己。

在被水使擄走的時候,賽菲爾在水使手下忍辱偷生,抱著哪怕失身也要保住性命的軟弱心態。那晚,她夢見了精靈的質問,質問她為什麼不反抗、不逃跑,她為自己辯解那只是委曲求全的策略。但在潛意識裡,她早已察覺到自己的軟弱,精靈的質問讓她醒悟,若她連勇氣都失去,她還能拿什麼去復仇?尊嚴、勇氣、信念……許許多多的東西都是不能捨棄的。

為甚麼她夢見的不是叉子失望的眼光,不是蘇迪憐惜的眼光,不是別人厭惡的眼光,而是那個時候與她還稱不上熟悉的精靈?那是因為她的潛意識裡也察覺到自己和精靈的相似,精靈會懂得她,懂得她那些狡辯,所以才能罵醒她。

隨著兩人開始變得熟稔,賽菲爾感受到精靈真誠的愛意。她不想精靈再陷於她的愛情陷阱中令她愧疚,她慢慢向他展示自己的另一面,沾滿鮮血、黑暗的一面,自私陰險狡詐的賽菲爾,而不是表面看起來天真嬌憨正義仁慈的賽菲爾。由她踏上復仇這條路的時候開始,她就注定不會是善男信女,不配得到精靈單純而美好的愛慕。

可是,他看過她惡魔般的一面,卻依然愛她,憐惜她,從他愛上她那刻開始,他已不能自控。

而我對精靈的好感也在那場悲痛的東大陸之旅中暴漲,賽菲爾為了不拖累精靈,逼他離開,不惜假裝欺騙、利用他,深深地傷害一向視自尊如生命的高傲精靈。

精靈縱然被痛苦所困,卻始終抵不過對賽菲爾的愛意和在乎。高傲如他,為了她不惜丟下自尊、驕傲,即使被她惡言相向嘲諷,他還是不顧自身安危,遠卦東大陸去了賽菲爾身邊。他說:「蘇迪沒有做完的事情,由我來繼續。」

他心疼那個身處煉獄卻依然逞強,痛苦至極仍苦苦死撐的女孩,他對她的驕傲又愛又恨。只要她還活著,哪怕她是惡魔,她想做什麼,哪怕她欺騙他利用他也好,他也不在乎了,因為他是那麼的愛她。

節錄片段
  「是的,我會留在你的身邊。」精靈深深凝視著她,帶著一絲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的深刻情懷,「我早已明白,愛上你,這就是我無法逃脫的命運。」

  是的,就是愛。不是好奇,不是吸引,也不單是喜歡。他愛她,用他所有的熱情與忠誠,用他整顆心、整副靈魂!為了她,高傲如他,第一次向別人低頭,冷漠如他,也學會了妥協退讓。如果這不算愛情,他不知道還有什麼能如此改變一個精靈。
  清冽卻溫暖的聲音傳入耳中,賽菲爾渾身一震,忽又心中一酸。看著那張俊雅無雙的臉上,帶著令人動容的脈脈深情,她突然感到,胸膛裡的那顆心極不安分的猛跳起來,伴隨著一股席卷全身的熱度,讓她的整個身子都開始顫抖。但隨即,許許多多過往畫面在腦內次第浮現,她的心劇烈的絞痛起來,痛得她幾乎喘不過氣來。
  「不要有任何負擔,賽菲爾。我們,不過是各有各的命運罷了!」精靈輕柔的聲音回蕩在房裡,隱著幾分淡淡的惆悵,「我尊重你的選擇,不會阻擾你去迎接自己的命運。而我,也會順從自己的心,接受屬於我的命運……」
  他拉起賽菲爾冰涼的手,緊緊握了握,又慢慢松了開去:「賽菲爾,一個人行走在路上,會寂寞的。」--請允許我守在你的身邊。我有足夠的時間,去陪伴你……
  房中流淌著一股溫暖的空氣,精靈胸前的水痕漸化無形,冰冷的觸感被心底洶湧的炙熱淹沒,然而他卻覺得,自己的心卻安安穩穩的定了下來。似乎,自踏入這片大陸以來,他從未有過這樣平靜的時刻。
  他未曾想過,自己會愛上一個人類。但愛了,就是愛了。賽菲爾,這樣令人傾倒的珍稀女子,應該由他陪伴在身邊。不是為了讓她報答,不是企圖令她感動,只是希望,當有風過的時候,他和她,能夠一路並肩前行……

在永恆帶著她九死一生地逃出東大陸,得知她只剩下九個月時光,他帶她去尋找辦法。
她鼓起勇氣向他說:「永恆,你能把那朵花……再,再送給我嗎?」
那是精靈飽含愛意地贈予,也是蘇迪用生命刻下地最後印記。對她來說,這是刻骨銘心的紀念,值得永生珍藏地禮物。

她不再隱藏自己,漸漸將真實的自己展露在永恆面前,不是碧、不是凜、不是比凌、不是賽菲爾,而是來自另一個世界,名為水伊人的靈魂。精靈帶給賽菲爾的溫暖,軟化了她冷硬的心,他將她從黑暗中救贖,教會她愛。

在三個男角色裡,我最喜歡的也是這個可愛的精靈。我始終覺得,永恆並不是隨著蘇迪死去、和叉子錯過後剩下的唯一結果,不是將就,不是timing問題,而是一開始就注定的必然結果。

而且後來賽菲爾向永恆坦白一切,他誤會了賽菲爾是掩飾,比凌才是本體,但他居然還能忍受,愛到連性別都可以忽略XD

其實還有很多角色都很可愛,在賽菲爾的生命裡有著舉足輕重的意義。比如同為復仇者卻希望年輕的賽菲爾能得到幸福,總是囉嗦地對她說教的安妮;總是讓賽菲爾生孩子為降靈族留個種的降靈遺民羽;空間錯亂下,彷如命運安排般出現,帶給賽菲爾許多轉掖點和幫助的可愛狐妖蘭蘭和利亞蘭;灑脫地遁入密室迎接死亡的獸人先知貓女葉一……許多許多,帶給我太多太多的感觸。

這篇文對當時的我來說有很大的觸動,當然時至今天我仍然相當喜歡這篇文,在這推給大家。這篇是我少數闡釋得這麽深入的文,過份閱讀了的話對不起ww

節錄片段
  原來,我真的變了,賽菲爾默然想著,經過這漫長的十年,我慢慢的、悄無聲息的,改變了。

  用犧牲換我苟延殘喘在這世間的,是碧和凜;用慈愛令我感受溫暖的,是米麗夫人;用沉默給我信任支持的,是叉子;用勸解教我敞開懷抱的,是安妮;用堅持拉我離開黑暗的,是永恆;用生命為我祈禱祝福的,是蘇迪。還有那些給予我關切的:安、羽、加藍、戀影、洛水、葉一、蘭蘭、旭天,許多許多人,他們讓我體會到活著的意義,一點一滴的影響著我的心,感動著我的靈魂。
  於是,這個孤獨行走在異世的靈魂、沉淪黑暗沾滿鮮血的惡魔,得到了救贖,享受了可貴的親情、友情、愛情,在這個陌生而殘酷的世界不再孤單一人。終於,我也學會了信任、學會了關心、學會了--去親近、去保護、去喜歡、去愛。
  是的,我終於做回了自己,我終於找准了方向,我終於體會到了愛的滋味。
  --謝謝你,永恆,謝謝你一直堅持的、專注而坦然的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相忘回首已成川

小澄 (曇花一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蟲子
  • 用了四天把一百七十二萬字啃完了,眼睛都要脫窗XDDD
    其實感情線和作者的風格有點雷到我啦,有時候女主的心理活動讓我感覺很雷XDD
    但這篇人物都太太太太可愛,看了劇透一心想著千萬不要站錯隊,結果蘇迪死的時候還是哭成狗,我最喜歡的蘇迪死了嚶pwp。還有很喜歡凜,也很喜歡蘭蘭,喜歡每一個角色,喜歡這種一大群人為著一個目標努力向上打敗大魔王(?)的感覺。
  • 最喜歡的也是這部的人物,全部都很喜歡XD
    蘇迪死那集我也是哭慘了,死前都一心一意護著賽菲爾orz……

    小澄 (曇花一現) 於 2016/06/01 15:39 回覆

  • 訪客
  • 偶爾來到這裡看到這篇文,
    才發現已經過了那麼一段時間了阿

    說起來有趣的是印象中男主當初好像是一個ID叫永恆.無極的讀者客串的,
    最後從配角成功變成男主角了阿...
  • 啊!!!這個我完全不知道呢……XDDDDD
    如果我是當時一起追文的讀者……我覺得會違和感滿滿的哈哈哈哈。

    小澄 (曇花一現) 於 2017/06/05 15: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