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流年遍開花

笙離《寂靜流年遍開花》
喜愛: 

評價: 6.1
字數: 17萬
[現言][失憶][男主是醫生]
晉江文學城。HE,1V1。喻夕、顧宗琪。

文案
我一直覺得外科醫生的脾氣又臭又壞,可是這個傢伙,又煩又聒噪,性格跟溫吞的白開水似的,波瀾不驚。
其實那時候,我就應該知道,看似平靜的人,往往有異於常人的堅持和驕傲。

036.gif

  彼時我已經記不得一些人一些事,可是那些人,那些事,總是溫柔而堅定的陪伴在我身邊,從未遠離。
  向日葵的花語是,沉默的愛。
  一如那些年華中,他給我的守候。
  我不記得他,但是他卻愛著我,這份愛在逝去的時光中與日俱增,他說,一朵花的流年可以很長,在你的寂靜中,飽滿而壯烈的盛開,因為有愛,所以永遠不會枯萎。
  我遇見過很多人,始終與影子相依為命,然後我遇到他,我就像塵,變得很低很低,但是我多麼歡喜,從塵埃裡開出花來。
  我的夢裡,和現實中,持續著他綿長的愛,臨到眼,飛成詩句,於是我的寂靜流年遍開花。
  只要他在這裡,只要我在這裡,我們不緊不慢,一起走過每一個四季。

本來以為是一本普通的醫生和女孩相知相愛的溫馨故事,可是少女傷春悲秋的喃喃自語下卻隱藏著一大段空白的記憶和無法承受的悲傷。

秦之文和喻夕青梅竹馬,他曾經給過她那麼多的溫暖和懷抱,他便是她生活中的主心骨。但有一天秦之文因病離世了,這個人永遠地離開了喻夕。她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剎那間她的世界分崩離析,她用一片空白覆蓋了這段記憶。

喻夕罹患延遲性心因反應,她忘記了秦之文的離開,活在自己塑造的世界,把秦之文的二哥當成秦之文,也忘記了顧宗琪,那個一直沉默地愛著她的人。

最終,喻夕還是記起了一切,是顧宗琪的包容和愛救贖了她,讓她從過去中走出來。結尾顧宗琪給喻夕聽了一首歌,是楊千嬅的《小城大事》,很吻合這篇文的內容。

  青春仿佛因我愛你開始 但卻令我看破愛這個字
  自你患上失憶 便是我扭轉命數的事
  只因當失憶症發作加深 沒記住我但卻另有更新蜜運
  像狐狸精般 並未允許我步近
  無回憶的余生 忘掉往日情人卻又記住移情別愛的命運

「夕夕,我曾經那麼害怕,你會一輩子不會再有回憶,我怕,這就是我們的結局。」
「還好你回來了……我愛你。」

顧宗琪的隱忍,沉默的愛和守候讓我動容。喻夕何其幸運,她忘記了他,他卻一心一意地守著她,我能感受到那種深沉的絕望和愛意。他總是溫柔地陪伴在她身邊,不離不棄,幸好他們最終都能修成正果。她的寂靜流年裡,得到的是他沉默的愛,就像一朵朵絢爛的向日葵盛開在她沉默的天地裡。

但比起對秦之文的遺憾和懷念,顧宗琪的守候和救贖,我卻覺得童若阡帶給了我別樣的深刻。

那個太過驕傲、不會妥協的男人,喻夕眼中那個冷漠的戀人。他永遠也是工作第一,他從來沒有像普通情侶一樣肉麻兮兮地喊她,甚至在喻夕花盡心思折紙星星送他做生日禮物,他也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看不出有多喜歡。

但他會和她說,當初我喜歡你不是因為你乾爸的地位,只是因為你是你,所以現在我和你分手,也是因為我不再喜歡你這個人。

我忽然想起,那些無休無止的冷戰中,年少的淡漠中,我們兩個人不斷的用自己的驕傲來刺傷對方,他用書本來冷落我,我用其他的男生挑釁他。
時隔這麼久,才覺得年少時候的荒唐無知,以為任性和取鬧才是愛一個人的方式。
也許真的不是不喜歡,而是已經沒有喜歡下去的力氣了。

在喻夕的眼裡,這個前男友實在混蛋,童若阡確實不是一個好男友。可是,即使喻夕曾經為童若阡捨棄自己的愛好和興趣,一而再再而三地遷就他,為所謂的男朋友花盡心思,我卻並沒有覺得她有多愛童若阡,也許僅僅只是喜歡而已。就算很喜歡非常喜歡,也不等於愛。童若阡的寡淡和驕傲吸引了同樣驕傲的她,她對童若阡念念不忘也只不過是因為他用他的驕傲刺傷了她的驕傲。

  他看著我,好像很久以前那樣,他說話時候總是有種漫不經心的松懶,可是這次卻難得的專注,半晌他突然笑出來,「喻夕,你記不記得我以前跟你說過的話,好像是我們剛開始戀愛的時候,我們第一次為了一件小事而爭執,誰都不肯妥協,後來不知道是誰先低了頭,我跟你說,喻夕,其實我們這樣不好,我不懂得疼人,而你適合一個更加包容你,甚至無限制的寵你的男人,看來現在被我說中了。」
  「也許你不需要地位或者金錢,但是你要的愛,比任何人都多,我給不起,所以只好放棄。」

兩個太驕傲的人,就好像兩隻刺蝟相愛,用自己身上的刺去刺對方。這兩個人本身來說就不合適,他們同樣驕傲,不懂退讓和妥協,也不懂愛人,所以他們終其一生也只能止步於回憶裡那個曾經喜歡。

童若阡和喻夕,曾經也是喜歡對方的,很喜歡很喜歡。可是顧宗琪才是最適合喻夕的人,他才是那個能給喻夕無限的愛和包容的人,兩個相愛的人才能互相包容,一直在一起。

  「那最後一個問題,喻夕,你喜歡過我麼?」
  忽然間,我的心被狠狠的撞了一下,我怔怔的看著這個高中時候坐在我前面的男生,他一直有漂亮的側臉和長長的睫毛,那時候,是我怎麼也看不夠的臉龐,以及,想跟他一生一世不要分離的沖動,仿佛一分離,就是天崩地裂。
  我嗓子一啞,連聲線都控制不准,我在他眼睛裡看見那個微笑的我,堅強的我,還有曾經的那麼喜歡過他的我,我說,「喜歡過,很喜歡,是很喜歡。」
  「我也是。」

經常看到分手的情侶,總是會問對方「最後一個問題」,於是偶爾會看到其中一方心想「果然!」然後幾乎不用思考就說出「愛過」。這種情節往往令我哭笑不得,為什麼要在分手的時候才問對方有沒有喜歡過自己?再喜歡,那也只是喜歡「過」,何必多此一舉徒增傷感?

曾經也有人問過我,你喜歡過我嗎?你究竟有沒有愛過我?於是,在分手那刻我才明白曾經的我有多任性,給過對方多少冷漠和不安,讓他不敢肯定我過往對他的喜歡有多少。

這一段竟然是全文令我最深刻的,哪怕今時今日的我早已忘記大多的情節,卻還清清楚楚記得這一幕。

喻夕曾經深深地喜歡過童若阡,但他們都太驕傲了,那些永無休止的冷戰其實並無意義,然而他們誰也不肯低頭,最終所有喜歡都被一一磨滅,沒有力氣再走下去。然而在前文一直看到喻夕偶爾的喃喃自語胡思亂想,會反覆地記起童若阡的冷漠,漫不經心和若即若離,也到了此刻,喻夕才能心無芥蒂地和童若阡對話,卸下了身上的所有的驕傲,心平靜氣地說起過去。因為她已經擁有一個深愛她、縱容她的顧宗琪。

你有沒有曾經喜歡過一個人,喜歡到只能重覆地用「很喜歡、很喜歡」去形容?有沒有曾經深深地仰慕過一個人,被他吸引,有沒有那麼一張臉龐在年少的夢裡反復出現,每天不由自主地看著他發呆,彷彿看到天長地久也不會倦。那一刻,喜歡他,想到天長地久。

可是,不能。即使是那麼那麼喜歡他,但總有一些什麼盤桓在你們之間,跨逾不過,永遠地阻隔你們,清楚地告訴你,你們並不適合。那種喜歡僅僅是喜歡,再喜歡也到不了愛。但那時的喜歡,濃烈得迴腸蕩氣,卻比愛脆弱得太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相忘回首已成川

小澄 (曇花一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